财神的笑话精选推荐

古代幽默爆笑笑话-财神断案
一天,铜钱和铜鼎争论彼此价值高低,久久不决,便一同到财神那儿打官司。  铜钱说:“我同它都是铜,它庞然大物,一无长处,只是陈设在厅堂院落,供人观赏。  可人们总是动不动高价购买它。我是国宝,专门负责商品流通,便利国计民生,可世人总是  讥讽我是铜臭。我有功于人,反受此坏名声,很是不平,请您作出公正的裁决!”  铜鼎说:“大禹浇铸九鼎,成为皇帝传国之宝,我怎么不尊贵?”  财神感叹道:“这个案子我不能裁断。以后的皇帝没有鼎,还是皇帝,可古人却不能不  用铜钱。现在风气不像古时淳朴,往往有大功于人世的,反而遭骂,而有好名声的,都不过  是粉饰太平,白白一个好看的外表罢了。很多情况都是如此,我又有什么办法呢?”
幽默幽默爆笑笑话-弱智的中国电视开始狂欢
?孟浩军 ?     “台词像作报告,游戏像考试,观众像上课”,这是过去中国电视娱乐节目 的“光辉形象”,而今年呼啦啦冒出来的新综艺似乎一改旧貌,仿佛世纪末的大 狂欢提前登场。     在全民欢乐、全民非常这、非常那的时候,中国电视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了呢? 还是乐得过头找不着北了?   ◆ 《新周刊》的诅咒之后     1998年5月,广东《新周刊》以醒目的《弱智的中国电视》为标题,打 响了向中国电视发难的头炮。文中大量篇幅充斥着“弱智、罐头、矫揉造作、目 中无人、精神贵族、性倒错、不说人话”等耸人听闻的字眼,对中国电视的弊病 进行了全方位、重量级的攻击。一时间,中国电视至少在舆论上陷入尴尬境地。   但是仅半年功夫,人们发现电视变了个样儿,而且改变的先锋不是作为文化 中心的北京,也不是开放前沿的广东,竟然是身处内陆的革命老区湖南!不由令 人大跌眼镜。    湖南电视借着上卫星的有利时机,以《快乐大本营》和《玫瑰之约》两个栏 目率先在全国打响,收视率奇高。据悉,《快乐大本营》在湖南地区的收视率始 终保持在30%以上,该栏目的插播广告也从最初的6分钟延长到10分钟,年 创广告收入1200万元。    湖南卫视的成功多少有点意外,因为它事实上完全是海外娱乐节目的“翻版”。 《玫瑰之约》极其认真地克隆了《非常男女》,而且克隆得非常蹩脚――“配对” 成分有限,主持人生硬呆板,嘉宾有时纯粹为表现自我和过嘴瘾而上台,回答像 是格言比赛,整个现场人为编辑的痕迹很重,但是,所有这一切并没影响从黑龙 江到西藏,3000名以上的青年踊跃报名。     这个意外的轰动,终于搅得各地电视台坐立不稳,一轰而起。全国包括中央 台在内的近百家电视台前往取经,一批跟风栏目《欢乐总动员》、《开心一百》 、《假日总动员》、《相约星期六》、《心心广场》等排着队如孪生姊妹般上场。     如果说,1998年以前的中国电视,大多以中央台的《东方时空》为榜样, 那么1998年以后的中国电视几乎全学湖南卫视。从贵族到平民,整个儿一个 180度的大转弯。   ◆ 游戏时代,按捺不住的快乐     为什么制作粗糙、技术含量并不高的节目,却能获得如此令人眼热的辉煌? 湖南卫视的“功臣”魏文彬说得直率:只要不违法,不违反四项基本原则,怎么 干都可以!     还真是,记得曾经看过一档节目:姜昆老师腆着肚子,佝偻着腰,穿着鸭子 状的毛外套,顶着又尖又长的嘴巴连跑带颠去扎悬在吊杆上的气球,最损的是那 吊杆还在不停的旋转。几圈下来,人已呼哧带喘,好在气球只剩下一个,不算太 跌面。当时一个感觉就是姜老师真比窦娥还冤哪!     现在只要在周末打开电视,数不清的频道简直成了“整人大全”!“捉弄竞 赛”!透着平头百姓对名人的“反攻倒算”!台上台下尽情折腾,只闻笑声不见 泪。中国电视好象在一夜之间就通通开窍,把个娱乐真谛玩得滚熟溜圆儿,提前 进入“共铲主义”!     你不是说电视节目不好看不好玩滥煽情吗?好,全体编导开动脑筋挖空心思 想游戏。那游戏光听名称就够来劲儿:大本营、总动员、对对碰、集中营、不设 防、超级秀,叫你怎能不动心?     你不是嫌主持人太严肃太矫情吗,那就专找青春靓丽反应奇快的,连手势语 气都恨不得古灵精怪,让观众看着特亲切的面孔。现场直播,主持人全靠临场发 挥、眼疾嘴快的真功夫!     怕有距离感?那就让观众坐得舒舒服服,摄像机满场游走,叫主持连带嘉宾 上窜下跳、逗你开心。观众不用动脑筋,只需要完全忘我,完全投入!     冷落观众?不会啦,绝对让你各方面虚荣都得到极大满足,出镜露脸作舞台 上的主角,接受万人的瞩目喝彩。出了洋相也不怕,照样重赏、连吃带拿,绝不 让你空手回家!     不是嫌名人嘉宾架子大吗?主持人帮你摆平,原先参加节目那可是体面活儿, 透着身份和学识,真露了怯自有人替你打哈哈和稀泥;现在的嘉宾就惨喽,绝对 是件苦差。不仅隐私被查个底儿掉,还变着法儿整你,整吐了血还得面带微笑, 装傻充愣。     没有了深刻的负担,电视就揭去了神秘高贵的面纱,编导退居幕后,观众走 到台前,只要摹仿能力强,年轻胆大反应快,具备了基本素质,都可以在各类游 戏节目中试试身手,主持人也松弛放纵得可以,想来用不了多久,中国电视出现 像蓝心媚那样的“八婆”式主持人也不会有人感到奇怪。   这个时代注定了赵忠祥们、宋世雄们、倪萍们无限留恋却又无可奈何的退场, 因为我们已经走进游戏的时代啦!   ◆ 中国电视,不骂你骂谁?     作为中国最早的综艺栏目,曾经辉煌十年的《正大综艺》,近年来遭到越来 越多的非议。与其说因为观念陈旧,节目老套,不思进取,不如说观众对那种认 不清形势还装腔作势的作派反感至极。     其实《正大综艺》只是个由头,观众不满的是――中国电视只注重宣传功能, 忽视甚至打压了正当的娱乐需要。《新周刊》诅咒的不过是冰山一角,但仍反应 出基本的民意所向:呼唤电视的平民化,开发电视的娱乐功能,提高从业人员的 修养水平。   细细一想,这与当初中国第五代文化电影遇到的处境颇有几分相似。但是, 电视和百姓生活更息息相关,作为老百姓最重要的休闲方式,它的毛病因此显得 更不能容忍。   长期以来,中国电视以各级党政机构代言人的面目出现,优先突出侧重新闻 宣传意识和舆论导向性,严格到连挑选播音员都得层层把关,难逾一定之规,而 多由新闻播音员演化的主持人在把握娱乐节目时,也掩饰不了“职业痕迹”:正 襟危坐不苟言笑,缺乏临场应变能力,只会背程式化的稿子。反映在节目当中, 必然是严肃有余活泼不足,不敢乱说乱动。台词串联像作报告,游戏像是考试, 令观众十分隔膜压抑,看节目就像被上课。     像《正大综艺》这样百分之百的娱乐栏目却可笑地定位在教育性和知识性上, 主持人永远是一副测验老师的德性,怕出洋相也怕看别人出洋相,名人嘉宾像小 学生穷于应付考试,而观众永远只是陪衬是看客,这样的节目虚假到连观众的鼓 掌都要事后特别补录合成。   《春节联欢晚会》、《综艺大观》更是拿肉麻当有趣,主持人经常滥施激情, 摆明了拿观众当小学生、当白痴,中国电视,不骂你骂谁?   其实,电视娱乐节目的改头换面从前也多有尝试,北京电视台曾经开办的 《蚂蚁啃骨头》栏目,就曾是京城荧屏一道惹人瞩目的风景。但是据说由于对女 主持人文燕的刻薄不满,还有其他不为人知的原因,这个金牌栏目被停办。   其间包括《正大综艺》以频频换主持人来保持公众的注意,《东芝动物乐园》 以其雄厚的品牌效应支撑,都没能使首都的娱乐节目终成大气候,重要原因在于: 电视从业人员的观念仍旧严重偏差。   ◆ 中国人的胃口大大坏了     真正给内地带来娱乐启蒙的,首推香港卫视中文台(后来的凤凰卫视)。 《鸡蛋碰石头》、《非常男女》、《铿铿三人行》所表现出的活泼、即兴、随意 的主持风格,只注重现场“笑果”、近乎胡闹的节目形态和千方百计令观众开心 的方针,使内地电视人终于明白什么是娱乐!什么叫“观众第一”。   在中国,经常看电视的并不是最有文化的一群人,就像当初人们说看电影的 大多是民工一样。这并不是要成心贬低谁,而是由于各种原因造成的客观现实。     以城市为例,居民基本可分为蓝领与白领。出于经济的原因,看电视对于工 薪族蓝领而言是最普遍最划算的娱乐。而白领因为选择的多元和对时间的重视, 很少把电视作为主要休闲。赢得知识分子和上层关注的新闻类节目,在一天播出 的电视中只占很小的比例。大量的时间仍然属于电视剧和各类综艺节目。     但是,中国的观众已经完全让每年数不清的莫名其妙的所谓晚会这一主要综 艺节目形式败坏了胃口。不过是歌舞、小品、相声、戏曲等等杂艺来回变相拼凑, 居然都能冠以各种各样的主题,也不管观众认不认同,爱不爱看。的确应该为中 国电视如此目中无人和杰出的想像力喝彩!     湖南广播电视厅党组书记魏文彬大声疾呼:我们多年来总是强调电视的导向 功能,一味灌输,而没有想到靠其他功能来调动观众的参与性!   无论如何,湖南卫视的成功标志着电视从大雅走向大俗时代的开始,由此带 动的中国电视的最大进步是――让观众找到了沉溺白日梦和发泄愤怒最合理最完 美的渠道。电视娱乐新综艺实现了宣传和说教无法达到的目标,稳定社会情绪维 护安定团结功不可没。   ◆ 谁娱乐了谁?     任何事物矫枉过正,也会物极必反。说句不客气的话,电视现在也出现走向 另一个极端的倾向:绝对鼓励纵容满足观众内心不太健康的阴暗面,把欢乐建立 在别人的尴尬痛苦之上。   君不见,到处都是游戏、作乐、捉弄人,到处都是主持人港派十足的张牙舞 爪、山呼海叫,一点正经没有,一点文化没有。没有自责没有反省没有内疚,好 象不如此就不足以表现对过去僵化教条无趣的电视节目的反叛和决裂!没有想到 这种弥漫在游戏中的玩世不恭气氛的喧染,会不会带来观众的麻木和思考的退化?   上个世纪末如果说人们普遍带有一种消极颓废苦闷彷徨的情绪,享乐主义醉 生梦死盛行,那么这个世纪末起码在中国已经完全的改观。倒不是说人们没有了 痛苦,而是似乎已经找到排遣的秘方。这就是在世纪末狂欢。一切都可以游戏, 只要开心就OK!从电视到报刊,从经济到爱情,从吃的到住的,一切都可以游 戏人生。   《欢乐总动员》有个《看谁朋友多》,在现场让嘉宾打电话给自己的朋友, 结果两人的通话毫无遮掩地暴露在公众面前。我真担心那些被蒙在鼓里的朋友会 说出点不好听的话来,这算不算侵犯他人隐私?   《真情对对碰》有次让工作人员扮作路人,故意冲人后脖子打喷嚏打得人家 一身水(实际是喷的水)然后谎称感冒看他人反应。看着那些不明所以被愚弄的 人,看到镜头前笑得前仰后合的观众,真让人心底悲哀,为编导趣味的低级感到 愤怒。把欢乐建立在别人的尴尬和痛苦之上,硬让观众为并不高明和恶俗的点子 鼓掌,没有比这更令人恶心和难受的了。   这是否意味着电视会陷入娱乐就是高收视法宝的误区?有观众已经抗议:时 下电视从业人员素质低下却自我感觉良好。电视将再次面临愤怒的炮轰!   ◆ 观众与媒体:看谁笑到最后     湖南卫视因为观众批评广告太多,曾毫不手软地砍掉了黄金时段的超长广告。 湖南经济电视台台长欧阳常林说,“如果得罪了观众这个上帝,财神也不会进门。” 但是,有这种魄力的电视台毕竟不多,大多数栏目唯商业利益是瞻,最后全成了 广告商的奴隶。     片面追求高收视的结果也会重演西方电视曾经有过的恶梦,不择手段有违社 会公共道德,以至引发公愤!美国著名华裔女主持宗毓华为提高栏目收视率,公 然诽谤在美的中国人多为间谍,遭到民众一致谴责最终下台。还有恶名昭著的 《揭短节目》,主持人在现场告诉嘉宾,观众中某某人和其妻子或丈夫有暧昧关 系。结果演播室变成打斗场,鲜血四流。     我倒觉得中国的电视演播室不太可能成为台湾议会的比武场。可我真担心万 一哪天某个被整的名人或被偷拍偷听的路人不平衡,一怒之下告到法院,再让娱 乐节目扯上名誉官司,那中国的电视可就更热闹啦!   电视策划人虽然爱把“观众是上帝”之类的动听话挂在嘴边,其实说白了, 一切都逃不出市场的怪圈。国家不拨款,电视台就得靠广告,广告要靠节目,节 目要靠高收视,高收视要靠买账的观众。   据说湖南卫视广告总公司属下的湖南电广实业股份公司在深圳上市发行50 00万股A股股票,冻结资金近1200亿元。这一壮举连财大气粗的中央台也 不得不唯马首是瞻。所以电视台要想发,必须无条件地讨好满足观众!     中央电视台从法国嫁接来的《城市之间》一次就是两个城市、2000观众 参与,气势规模堪称大手笔!中国妇女报记者何东曾兴奋不已地评论道:它居然 能给我们似乎已经山穷水尽的电视节目注入如此鲜活生动的感觉。     当然,我们的电视创作人如果能胸怀祖国放眼世界,多引进些新的节目形式, 以激活自已的创作想像力是件好事。但是这会不会再度引发电视台之间游戏的规 模和豪华程度,奖品的丰厚等等恶性攀比?重视外部包装号召力的结果会不会让 编导心态浮燥,无法集中精力在创意和制作上?娱乐节目如此风光,是市场良性 循环的开始还是泡沫繁荣的萌芽?   历史是有规律可循的,中国电视正以前所未有的豪迈奇迹般地再现着美国C BS总裁詹姆斯?奥布里对其新闻部负责人所说的话:“一面用肮脏的小手抓收 视率尽可能多捞钱,一面用干净的大手干点正儿八经的事情,为我们赢得声誉。”   中央台的《东方时空》和湖南台的《快乐大本营》无疑是中国电视改革的两 面旗帜,代表着新闻和娱乐版块的最高成就,但是很不幸地同时也在扮演着电视 台的两手角色!(但愿是我神经过敏,事情能坏到哪里去呢?)     中国这个最会遗忘和短视的民族,将来就是重蹈西方电视的覆辙,也不会有 人表示惊讶。充其量也不过是《新周刊》写《被宠坏的中国电视》的那位老兄再 来一篇《被宠坏的中国观众》,孤零零地呐喊!     无所谓啦,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嘛。世事无绝对,今天的堂皇主角明天就 可能成为无人理睬的垃圾一堆。
幽默幽默爆笑笑话-中国神话
  公元前1000000年,没有天没有地,整个宇宙是混浊的一团。突然间窜出来一个巨人,他的名字叫盘古,他手握一把巨斧,用力一劈,把混沌的宇宙劈成两半,上面的是天,下面的地,从此宇宙有了天地之分。盘古完成了这样一个壮举,累死了,他的左眼变成了太阳,右眼变成了月亮,毛发变成了森林和草原,骨头变成了高山和高原,肌肉变成了平原与谷地,血液变成了河流。    公元前3500年,伏曦氏在今天的河南淮阳创造了八卦,懂得了结网捕鱼。他的老婆叫女娲,是人面蛇身。她倍感到人间只有他们夫妻两个太没劲了,于是用泥巴捏成人样,一吹就变成了真人,于是人类就诞生了。你现在去淮阳还可以看到很多泥泥狗,就是怀念女娲娘娘的。后来东北方向的天塌下来了,她就炼五色石补天,由于五色石乃冰块凝固而成,所以中原地区刮东北风时特别冷。    公元前2600年,在今河南新郑出了一个伟人叫姬轩辕,号称黄帝;淮阳出了一个伟人叫神农氏,号称炎帝。炎帝有个女儿在东海被淹死,山西长子县有一只叫精卫的鸟,衔西山的木石去填东海,估计没有成功。炎黄结成同盟,在今天的河北涿鹿与蚩尤展开大战,蚩尤战败,逃到贵州,成为苗族、藏族、越族的祖先;炎帝则迁到湖南居住,是楚国人的祖先;黄帝则住在中原,是华夏族的祖先。    公元前2500年,共工氏与姬颛顼(黄帝的孙子)争帝失败,怒而触不周山(昆仑山),把天柱和地维给搞断了。所以天向西北倾斜,星星凑近西北;地向东南倾斜,江河流向东南。    公元前2400年,帝喾在位。他有两个老婆,一个叫姜女原,生子叫弃,是周文王的祖先;另一个叫简狄,吞鸟卵生子叫契,是商汤的祖先。    公元前2000年,是夏朝国王太康在位,首都在今天的河南登封,出现了一个人物,他叫后羿。当时天上有10个太阳,可能是盘古的左眼是个单细胞,会自我分裂,居然出现10个太阳。后裔射掉了其中的9个,余下一个逃到马齿菜下面才得以活命。后来为了报答马齿菜的救命之恩,马齿菜有了太阳不能晒焦的能力。后裔的妻子叫嫦娥,偷吃了药丸,飞上了月球,住在广寒宫里终日与小白兔为伴,后来两个美国人到了月球,没找到嫦娥,悻悻而归。失去了妻子的后裔变的焦虑不安,干脆废掉太康,自己当了国王。再后来被寒浞杀死,最后少康复国,重建夏王朝。    公元前1144年,姜子牙在陕西渭河用直钩钓鱼,周文王姬昌对之好奇,姜坐在船上让姬昌当纤夫,姬昌徒步拉了888步,所以姜就保佑周王888年。从那天起到公元前256年周赧王姬延被秦始皇灭掉刚好888年!    公元前1050年,姜子牙佐周94年后,周灭商。那个时候,只有人没有鬼和神,就是说天堂和冥府都是空的,所以甲骨文记载:商王崇拜祖先但不敬鬼神。在周都镐京(陕西西安)姜子牙奉他的师父原始天尊之命开始封神:    (1)纣王子辛被封为玉皇大帝,俗称老天爷,在天堂的最高主宰。他的老婆妲己被封为王母娘娘,后宫由安阳迁到昆仑山的瑶池;后来周穆王姬满西游,跟王母娘娘通奸,幸亏没被玉帝发现。杨戬是老天爷的妹妹的儿子,封二郎神;老天爷的几个女儿不争气,分别下凡,一个嫁给了董永,一个嫁给了刘彦昌。    (2)大将李靖被封为托塔李天王,即天军总司令,巨灵神任大将,朱刚躐任天蓬元帅,沙任卷帘将军。太乙真人任宰相,赤脚大仙是逍遥派。    (3)太白金星主管二十八星宿,即恒星(如太阳)、行星(如水金火木土星)和卫星(如嫦娥所在的月球)。比干任文曲星。雷震子任雷公。    (4)灶神主管民间厨房的炊饮。所以每年腊月廿四是民间的祭灶节,人们希望灶神能使他们锅里有米有面,使他们能多吃上几顿饱饭。    (5)财神主管金钱与财富,有权利赐予某个凡人一定的金钱。    (6)南极仙翁即寿星,坐在乌龟上、青松下、群鹤环绕。    以上是中央政府组成官员。    (7)各地的山神土地是老天爷派到全国各地的代表,负责收取祭祀供品,30%上缴中央,3%留归自己。    (8)黄飞虎为冥府最高行政长官,即阎罗,首都内蒙阴山,陪都重庆酆都(鬼城)。    (9)敖氏四兄弟任四海龙王,南海龙宫设在太平岛(现在是国民党驻扎),辖南海,主管中国南方的降水;东海龙宫设在钓鱼岛(被日本鬼子插上了太阳旗),辖东海、黄海、渤海,主管中国北方的降水;北海龙宫设在胡日尔(贝加尔湖中间的一个小岛),辖贝加尔湖、呼伦湖、库苏泊,主管阿尔泰-通古斯民族(匈奴、鲜卑、柔然、契丹、女真、蒙古)的降水;西海龙宫设在木伊纳克(咸海南岸的乌兹别克港口),辖咸海、热海(伊塞克湖)、巴尔喀什湖,主管阿尔泰-突厥民族[维吾尔(丁零回鹘)、柯尔克孜(坚昆黠戛斯-塞种月氏)、哈萨克(乌孙)、乌兹别克(康居大宛)、土库曼、土耳其]的降水。    神封完了,没姜子牙的位置了,他就住在民间房屋的屋脊上。姜子牙的这种舍己为人的精神受到中国人民的爱戴和赞扬,至今在民间结婚时还写着“姜太公在此,诸神退位”。连老天爷受到的景仰都不及姜子牙,可见中国人民重视道德修养,而不是你有多高的权位,多富的金钱!伟大的中国人民万岁!    春秋时期,在今河南鹿邑有个人叫李耳,人称老子,写了著名的《道德经》,后来得道成仙,成了太上老君,取代太乙真人成为天国宰相。三国时期,割据汉中的张鲁的爸爸张陵也成仙,号称张天师;同时成仙的还有关羽,号称关帝、关爷。张陵和关羽都成了老天爷的大臣。再后来,通过各显神通冲破东海龙王设立的重重艰险、终于渡过东海、在今天的山东蓬莱成仙的八个人上天,号称八仙。南宋时期,大鹏金丝鸟转世的民族英雄岳飞和为人民服务的道济和尚(济公)也成了仙。八仙、岳飞、济公都是老天爷手下的小神仙,但同样受人敬仰与爱戴。    宋朝,在福建广东沿海一带,也出现了一位女神仙,即保佑渔民出海安全的妈祖。妈祖离观音菩萨的舟山群岛不远,两个女人之间不知道有没有战争。妈祖形式上是老天爷的臣子,实际上不受老天爷控制。    春秋时期,人间正在有分裂走向统一,天堂却面临着分裂。在今天尼泊尔的蓝毗尼出现一个人,是释伽族的王子,他出家隐修,后来成佛,即佛祖释伽牟尼,中国人称之为如来佛。如来佛上天之后,马上向老天爷发起挑战,并逐步依靠自己的佛法取得与老天爷平等的地位。从此东方天堂一分为二,西方归如来管理,东方归老天爷管理。    如来所管辖的印度人间大势扩张佛教,于是东南亚、中亚成了如来管理的人间地盘。到了东汉,佛教扩张到老天爷的传统地盘-----中原。不过显然佛教正在呈上升之势,老天爷眼睁睁的看着如来在中原跟他抢地盘,也没有办法。到了后来如来派了一个女弟子来到中国主管中国佛教事务,她就是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观音菩萨将中国总部设在浙江省舟山市,人们称之为“南海紫竹林”。    眼看如来的势力如日中天,老天爷只有妥协,派李靖的大儿子金吒当如来的仆人,二儿子木吒当观音的仆人。这一招果然奏效,后来如来竭力帮助老天爷维护统治。    东汉中期,来自江苏连云港花果山的孙悟空拜菩提法师学艺,菩提法师学贯中西,道法、佛法皆通,是中国第一个睁眼看世界的人,孙悟空算找对了人。孙悟空跟菩提不一样,是一个具有反叛精神的人,追求自由与民主,是人权口号的倡导者。他跟老天爷分庭抗礼,自立为王,才有了后来的大闹天宫。在老天爷面临绝境之时,外援如来及时赶到,将孙悟空镇压下去。公元645年河南偃师人陈玄奘取经归来,孙悟空被如来封为斗战胜佛,一个中国人接受外国人的册封,这在历史上还是第一次。从此,中国的孙大圣成了外国人的买办。不过这仅仅是一时的,到了公元2000年佛教中衰,孙悟空摆脱如来佛的统治,成了老天爷的大将。    正当如来佛与老天爷在东方争斗时,西方又出现了一位了不起的人物,他叫耶和华,西方人称之为上帝。西汉末年,在耶路撒冷的一间房子里,耶和华瞒着约翰跟圣母玛利亚通奸,生下一男孩,取名耶稣,号称上帝的使者。耶稣被罗马皇帝订死在十字架上,后来又复活了,显然这时耶稣已经成仙,成为耶和华的大将。    隋朝时期,在天堂的西方又出现一个叫安拉的人物,此人武功十分了得。他派了一位叫穆罕默德的使者来到人间,在麦加建立政权,将安拉赐予他的黑陨石放在神庙里,供穆斯林朝拜。安拉号称世间只有一个神,即他自己。决意统一天堂的安拉显然与上帝耶和华发生了冲突。为了与安拉争夺人间的地盘,上帝率领自己的人间子民向穆斯林发动了四次十字军东征,均告失败。后来波斯成了穆斯林,安拉的力量扩张到塔吉克和阿富汗,再后来突厥人成了穆斯林,安拉将如来佛的势力逐出中亚,甚至侵入到如来的根据地----印度。不知如来有没有考虑过调用孙悟空和安拉争斗。不过谁也说不清楚,到底是安拉厉害还是孙猴子厉害?    到了英国工业革命以后,上帝的力量的变的无比强大,到19世纪几乎统一了天堂。安拉不做声了;如来更不知躲到哪去了;老天爷在中国也是黯黯然落下了眼泪:唉,早知这样,应该派李靖与杨戬将耶和华消灭在萌芽状态。可是这一切都晚了!    直到20世纪,耶和华力量有所削弱,才形成了天堂四大帝国:玉皇大帝帝国、上帝帝国、真主帝国、佛祖帝国。相应人间也分成中华世界、西方世界、穆斯林世界和佛门世界。    中华又分汉族、朝鲜族、大和族、京族;西方又分日尔曼、拉丁、斯拉夫;穆斯林又分阿拉伯、波斯、突厥、爪哇;佛门又分印度、东南亚、西藏和蒙古。    哎,人事多变,上苍又何尝不是如此?想当年,如来玩弄孙悟空于鼓掌之间,如今居然沦落老四的地位,岂不悲哉?              (中国历史网)
交往幽默爆笑笑话-吉利话
  从前有个地主,雇了两个长工。因为他非常爱听吉利话,便特  意给他俩重新取了两个好听的名字:一个叫“高升”,一个叫“发  财”。    正月初五早上,地主要迎财神,说吉庆话。天还没大亮,他就怪  声怪气地喊:“高升!高升!”    高升住在楼上,一听地主喊,便赶忙答道:“下来了!下来了!”    地主一听,怒气填心,又不能说什么,只好再叫:“发财!发财!”  发财住在马圈里,那儿没有窗子,睁眼一看,到处都是黑糊糊的,以  为天还早,便高声答道:“还早,还早!”    地主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民间幽默爆笑笑话-吉利话
  从前有个地主,雇了两个长工。因为他非常爱听吉利话,便特  意给他俩重新取了两个好听的名字:一个叫“高升”,一个叫“发  财”。    正月初五早上,地主要迎财神,说吉庆话。天还没大亮,他就怪  声怪气地喊:“高升!高升!”    高升住在楼上,一听地主喊,便赶忙答道:“下来了!下来了!”    地主一听,怒气填心,又不能说什么,只好再叫:“发财!发财!”  发财住在马圈里,那儿没有窗子,睁眼一看,到处都是黑糊糊的,以  为天还早,便高声答道:“还早,还早!”    地主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民间幽默爆笑笑话-吉利话
  从前有个地主,雇了两个长工。因为他非常爱听吉利话,便特
意给他俩重新取了两个好听的名字:一个叫“高升”,一个叫“发
财”。
  正月初五早上,地主要迎财神,说吉庆话。天还没大亮,他就怪
声怪气地喊:“高升!高升!”
  高升住在楼上,一听地主喊,便赶忙答道:“下来了!下来了!”
  地主一听,怒气填心,又不能说什么,只好再叫:“发财!发财!”
发财住在马圈里,那儿没有窗子,睁眼一看,到处都是黑糊糊的,以
为天还早,便高声答道:“还早,还早!”
  地主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民间幽默爆笑笑话-指 路
有两个走山串寨做买卖的商人迷了路,又渴又困,碰巧遇上隆姆轿,便向他问路。隆姆  轿给两个商人指了一条羊肠小道。两个越走越荒,双手双脚被划破,满是血痕,赶忙转  回头来怒斥隆姆轿骗了他们。  隆姆轿笑道:“我指的正是你们想走的财神路哩!如果指平阳大道,你们进大村、赶大  圩,拿三根针能换一斤棉花?两盒洋火能换一张虎豹皮?三个铜毫子能买一个熊胆?”
民间幽默爆笑笑话-吉利话
  从前有个地主,雇了两个长工。因为他非常爱听吉利话,便特  意给他俩重新取了两个好听的名字:一个叫“高升”,一个叫“发  财”。    正月初五早上,地主要迎财神,说吉庆话。天还没大亮,他就怪  声怪气地喊:“高升!高升!”    高升住在楼上,一听地主喊,便赶忙答道:“下来了!下来了!”    地主一听,怒气填心,又不能说什么,只好再叫:“发财!发财!”  发财住在马圈里,那儿没有窗子,睁眼一看,到处都是黑糊糊的,以  为天还早,便高声答道:“还早,还早!”    地主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Copyright@http://www.kx551.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2020026181号-12
Powered by kx551 Code © 2011-12 开心551

本站为个人爱好兴趣分享网站,不代表本人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QQ3033382280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