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狗边上飘笑话精选幽默笑话大全

体育幽默爆笑笑话-失空斩
[幕启蜀中军大帐,孔明端坐帅位,众将分列两厢。] 
  孔明:都来了么? 
  众将:都来了。 
  孔明:有件要事同诸位商议商议。才接到电报说司马懿同张辽引兵出关来拒 
  我师。我估摸着,司马懿这老西必取街亭,断吾咽喉之,用心何其毒也。诸位, 
  谁敢引兵去守街亭?怎么不吱声呀,难道还叫我挨个儿点名么? 
  众将:请丞相决定。 
  孔明:马谡! 
  马谡:末将在。 
  孔明:街亭要地可敢去? 
  马谡:末将才疏学浅,实难担此重任,况某早有退意,乞丞相准某解甲归田。 
  孔明:不准!啥时候了,还想解甲归田,像话么?我决定由你带兵守街。说 
  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 
  马谡:既是丞相决定,末将领兵就是。(欲接令箭) 
  孔明:不对呀,书上写的你该立军令状。 
  马谡:立军令状是老皇历了,只有徐根宝那样的人才干,我是不干的。 
  孔明:徐根宝?哪来的徐根宝呀,不许胡言!我可告诉你,街亭虽小。干系 
  甚大,倘街亭有失,吾大军休矣。马谡你可有把握? 
  马谡:回丞相话,这街亭要地么,守得住是正常的,守不住也是正常的。 
  孔明:此话怎讲? 
  马谡:守得住是我军超水平发挥,守不住是实力不如人。想那魏军谋臣如雨, 
  猛将如云,先锋官张辽乃世界级名将,有万夫不挡之勇,关羽将军生前敬之爱之 
  视为知己,试问关将军一生佩服谁呀?我蜀军今日众将之中无人与之匹敌,此其 
  一;其二,魏军兵强马壮,我军伤员累累,不是发烧,就是瘸腿。其三,魏军乃 
  老牌劲旅,赤壁之战时就有80万大军,而我军那时不过万八千的小股部队,魏军 
  攻城经验老道,野战技艺娴熟,我军乃“初级阶段”。仅此三项足以证明,我军 
  属二流水平,彼军属一流水平,以二流对一流,守不住街亭难道不是正常的么? 
  孔明:大胆马谡!竟敢长敌军志气,灭我军威风。我来问你,守不住街亭若 
  属正常,那司马懿大军长驱直入把咱蜀军彻底消灭岂不亦属正常?那咱们不如趁 
  早投降都回家种田算啦,还出的什么师呀? 
  马谡:丞相息怒,马谡这里讲的都是实情。 
  孔明:狗 实情!为将者理应“勇”字当先,临阵怯战,专以“留后路”为 
  念算什么英雄好汉!来来来,听我给你念段《出师表》。 
  马谡:丞相不必念了,丞相的大作我起小儿就会背了。那东西代替不了“定位”。 
  孔明:来人哪!把这扰乱军心的马谡给我...... 
  众将:拿下? 
  孔明:请到后屋,等会儿我再跟他谈。 
  [马谡下] 
  孔明:王平、高翔、魏延、邓芝、关兴、张苞、姜维、马岱…… 
   你们都给我听着! 
  众将:听着呢。 
  孔明:我看马谡有点胆小,特派尔等组成智囊团,一则给他壮胆,二则给他 
  出出主意。研究情报、排兵布阵可就仰仗你们了。 
  众将:遵命。 
  王平:且慢!丞相,若是智囊团七嘴八舌,久议不决,俺们听谁的? 
  孔明:久议不决就由马谡定。 
  王平:马谡若是拿不定主意呢? 
  孔明:那就听大家的。 
  王平:大家若是久议不决呢? 
  孔明:那就听马……怎么转圈儿了呢?我看你们先干着吧,到时候再说。这 
  就叫三个臭皮匠合成一个……我!(忽然发现)我原来是诸葛亮呀? 
  众将:丞相确实是诸葛亮。 
  孔明:诸葛亮就我这德性么?众将官! 
  众将:末将在。 
  孔明:随我一同宣誓。(走下帅位,众将列队) 
  孔明:下定决心, 
  众将:守住街亭! 
  孔明:不做懦夫, 
  众将:要吃壮胆药! 
  孔明:吃什么壮胆药呀,(捂腰)哎哟,把我气岔气儿啦!都还愣着干什么? 
  去守街亭! 
  [众将下] 
  孔明:(唱) 
   我派马谡守街亭, 
   马谡心里没底儿战兢兢。 
   有心把他来撤换, 
   (白)转念一想 
   他若不行你说谁行? 
  [少顷] 
  探子:报报报报――大事不好! 
  孔明:何事惊慌? 
  探子:丞相,街亭失守了!司马懿引大军十五万,望西城蜂拥而来! 
  孔明:哎呀我的妈呀!想我身边别无大将,只有一班文官,所引五千军,已 
  分一半先运粮草去了,只剩二千五百军在城中,怎抵得住司马懿十五万大军。 
  这这这这,如何是好呀! 
   (在大帐里急得打转儿。) 
  探子:丞相快看书吧。 
  孔明:对对对,差点忘了,(从案上找到一本书)且看罗贯中老儿在《三 
  国演义》里是怎么写的。(翻书)妙!让我用“空城计”去赚司马懿。 
  [幕落] 
  空城计 
  [幕启城门大开,城楼上孔明:披鹤氅,戴纶巾,焚香操琴,左有一童子手捧 
  宝剑,右有一童子,手执尘尾。少顷,司马懿率众将士上] 
  司马懿:城楼上弹琴的那位是孔明先生么?狗打猫拧(英语“您好”音译)! 
  孔 明:洗巴洗巴(俄语“谢谢”音译)! 
  司马懿:先生城门大开是想用“空城计”来赚我么? 
  孔 明:(唱,拉洋片调) 
  往里头瞧来往里观, 
  一座空城在里边。 
  没有机枪和大炮, 
  只有歌厅带酒店。 
  你要胆大就往里钻, 
  看咱俩究竟谁玩完! 
  司马懿:(唱,太平歌词) 
  孔明呀孔明你别唬行不行, 
  你这里确实是座空城。 
  你身边别无一员大将可用, 
  只有一班文官外加五千兵。 
  已分一半先去运粮草呀, 
  只剩二千五在城中。 
  孔 明:你昨知道这么清楚呢? 
  司马懿:你来看!(出示一本书) 
  孔 明:原来你也有《三国演义》! 
  司马懿:(唱,西河大鼓) 
  《三国演义》人人都能读,只是那,英雄和懦夫读来效果不同 
  英雄读《三国》,增长雄才大略,懦夫读《三国》,只会耍呀 
  耍呀小聪明。两军对垒实力固然重要,勇气智谋也常常起作用。 
  若不然,为何小国也能打败大国?曹丞相为何在赤壁撞个乌眼 
  青?死抱着“定位”无所作为,找台阶,寻借口,自欺欺人! 
  《三国》中多的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你是不是真孔明,我已 
  猜中! 
  孔 明:不管我是真孔明,还是假孔明,反正我在台上,你奈我何? 
  司马懿:我让你快快下来束手就擒。 
  孔 明:我就是不下去,你能怎么着? 
  司马懿:当真不下? 
  孔 明:不下。 
  司马懿:果然不下? 
  孔 明:就是不下。 
  司马懿:(转身对众将士)孩儿们,给我呐喊! 
  众将士:孔明下课!孔明下课! 
  孔 明:(唱,东北二人转)闻听“下课”声我浑身直哆嗦, 
  马谡连累我,叫我没法躲。转念一想我下的什么课呀, 
  何去何从由朝廷来定夺。不听你们的喝,乌合之众纯粹瞎嘞嘞! 
  司马懿:(唱,一看歌词您就知道是什么调)叫一声,二孔明,有话你听 
  清…… 
  孔 明:不对!我怎么成二孔明啦?二孔明是小二黑他爹!就这点文化还 
  当大都督?!再说调儿也不对呀,应当这样唱:“叫一声,二奶奶,有话你听 
  清”,哎呀,我怎么成二奶奶了呢?都让这“下课”给搅和的! 
  司马懿:(接唱)用人不当你罪难容,马谡本是无能辈,山上安营理不通。 
  我军截断他汲水道,他山上即成乱马营。原这等窝囊废早该撤掉, 
  哪成想你去用他去守街亭!你愧对蜀军、蜀地老百姓,还有什么 
  脸在台上装明公! 
  孔 明:说那些废话没有用,下一出戏是《斩马谡》,你看我把他砍了, 
  然后上表自贬三级,也算是负了责任!(翻书)对,书里就这么写的,咱就照猫 
  画虎。 
  司马懿:恐怕你画虎不成反类犬了。 
  孔 明:时候不早了,你还进城不进城? 
  司马懿:俺也照书上说的做,不进城,看你如何发落马谡,又如何自贬 
  三级。(对众将士)孩儿们撤兵啊!(率众将士下) 
  孔 明:众将听令,跟我一起回汉中,看我“挥泪斩马谡”去吧。 
  [幕落] 
  斩马谡 
  [幕启汉中蜀中军大帐孔明端坐帅位,众将分列两厢。有一刀斧手执一柄 
  足有磨盘大的利斧立于舞台边上,凶神恶煞模样。] 
  孔 明:刀斧手! 
  刀斧手:小的在。 
  孔 明:呆会儿等马谡一上来,你就把他给我砍了。我不信我就斩不了马谡! 
  刀斧手:遵命。 
  (后台喊:马谡到) 
  马 谡:(迈着方步上,刀斧手上去抡起斧子就要砍)大胆!你个刀斧手 
  是否活腻歪了? 
  刀斧手:(收起斧子)丞相叫我砍的。 
  马 谡:丞相,是你让他砍我? 
  孔 明:是书上写的。书上还写你自缚跪于帐前,你怎么大摇大摆地进 
  来了? 
  马 谡:我有何罪?凭什么让我自缚跪于帐前? 
  孔 明:街亭失守难道不是你的罪过? 
  马 谡:丞相你脑子有病吧?我来问你我立军令状否?我是否跟你说一 
  定要守住?当初我想不干了,是谁决定让我干的?这些事丞相怎么全忘了? 
  孔 明:噢,我想起来了,确有此事。那你总得有点责任吧? 
  马 谡:我负什么责任由丞相决定。 
  孔 明:这叫什么话呀,我问的是你! 
  马 谡:一切听丞相处置。 
  孔 明:我要是把你斩了呢? 
  马 谡:敢!?我要通过法律程序告你的状!我马谡在指挥上没有一点 
  毛病,你凭啥斩我? 
  孔 明:真是气死我了。我来问你,依常识,你下寨必当要道之处,你 
  却在山上安营,被司马懿四面合围,截断汲水之道,到头来败军折将,失地陷 
  城,怎么说你指挥无误? 
  马 谡:我不认为山上安营是错误的。兵法云:“凭高视下,势如破竹”, 
  占领制高点乃是常识;孙子云:“置之死地而后生。”魏军绝我汲水之道,蜀兵 
  岂不死战?以一可当百也。请问丞相,我错在哪里? 
  孔 明:那为何街亭失守? 
  马 谡:我早已说过,双方实力不在一个水平线上,蜀军心理素质不行, 
  体能不行,刀法功夫也不行,马某对此无能为力。不信去问智囊团。 
  孔 明:王平一干人等来没来? 
  众 将:来了。 
  王 平:禀丞相,我们智囊团非常团结合作,意见统一,毫无芥蒂。大事 
  小情都是我们集体研究定夺,由马将军去执行。所以,失街亭责任不能由马将军 
  一人承担,我们大家都有责任。 
  孔 明:你说这屯兵于山上是怎么回事? 
  王 平:这是我们集体研究的。当时考虑若屯兵当道,贼兵人多势众,咱 
  怎能硬顶?不如避其锋芒,屯于山上,谁知屯于山上也不行。 
  孔 明:你是说这是“武大郎服毒,吃也是死,不吃也是死?” 
  王 平:正是。 
  孔 明:失街亭是必然的喽? 
  王 平:正是。 
  众 将:二流水平、“初级阶段”! 
  孔 明:有道理,确有道理!看来马谡无罪,我孔明也无罪,何必上表自 
  贬三级?众将听令,回去好生总结经验,越细越好,下次失街亭时好派上用场! 
  [幕落] 
  李煜:问君能输几个球,恰见务生赛后不抬头。 
  秦观:出线没戏四年溜,恨悠悠,几时休? 
  曹操:何以解忧?惟有上网(去骂?〕 
  柳永:为“伊”消得人憔悴。。。。 
  苏轼:大势东去,“狼”淘尽几个三流人物。 
  黄仲则:十有九人堪白眼,百无一用是务生。 
  岳飞:怒发冲冠!凭心论,稍稍屎些。 
  李清照:怎一个臭字了得!! 
  陆游:一场臭球,几年窝火,错!错!!错!!! 
  李白:务生曰:量俺怨声抗不住,金州再战万重险 
  辛弃疾:凭谁问,足协老朽,尚能饭否? 
  杜甫:昔闻怕放水,今知自己娄。 
  纳兰性德:一片晕乎才住语,几口苦水乍含咽。 
  元好问:问世间,球是何物,直教以身相许? 
  毛泽东:昔永舜雪麟;输一球,丰文根宝,稍欠精雕; 
  一待误生,止识玩哄四五幺。 
  王维:愿君多踩挤,此“物”最想死? 
  宴殊:无可奈何花落去,私曾想死厌归来。 
  屈原:正足协之所祸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陈毅:此去大连招旧部,旌旗十万斩沙特。 
  Virgina球迷:中国足球旗帜倒,法国明年去个鸟?
体育幽默爆笑笑话-失空斩
[幕启蜀中军大帐,孔明端坐帅位,众将分列两厢。]  孔明:都来了么?  众将:都来了。  孔明:有件要事同诸位商议商议。才接到电报说司马懿同张辽引兵出关来拒  我师。我估摸着,司马懿这老西必取街亭,断吾咽喉之,用心何其毒也。诸位,  谁敢引兵去守街亭?怎么不吱声呀,难道还叫我挨个儿点名么?  众将:请丞相决定。  孔明:马谡!  马谡:末将在。  孔明:街亭要地可敢去?  马谡:末将才疏学浅,实难担此重任,况某早有退意,乞丞相准某解甲归田。  孔明:不准!啥时候了,还想解甲归田,像话么?我决定由你带兵守街。说  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  马谡:既是丞相决定,末将领兵就是。(欲接令箭)  孔明:不对呀,书上写的你该立军令状。  马谡:立军令状是老皇历了,只有徐根宝那样的人才干,我是不干的。  孔明:徐根宝?哪来的徐根宝呀,不许胡言!我可告诉你,街亭虽小。干系  甚大,倘街亭有失,吾大军休矣。马谡你可有把握?  马谡:回丞相话,这街亭要地么,守得住是正常的,守不住也是正常的。  孔明:此话怎讲?  马谡:守得住是我军超水平发挥,守不住是实力不如人。想那魏军谋臣如雨,  猛将如云,先锋官张辽乃世界级名将,有万夫不挡之勇,关羽将军生前敬之爱之  视为知己,试问关将军一生佩服谁呀?我蜀军今日众将之中无人与之匹敌,此其  一;其二,魏军兵强马壮,我军伤员累累,不是发烧,就是瘸腿。其三,魏军乃  老牌劲旅,赤壁之战时就有80万大军,而我军那时不过万八千的小股部队,魏军  攻城经验老道,野战技艺娴熟,我军乃“初级阶段”。仅此三项足以证明,我军  属二流水平,彼军属一流水平,以二流对一流,守不住街亭难道不是正常的么?  孔明:大胆马谡!竟敢长敌军志气,灭我军威风。我来问你,守不住街亭若  属正常,那司马懿大军长驱直入把咱蜀军彻底消灭岂不亦属正常?那咱们不如趁  早投降都回家种田算啦,还出的什么师呀?  马谡:丞相息怒,马谡这里讲的都是实情。  孔明:狗 实情!为将者理应“勇”字当先,临阵怯战,专以“留后路”为  念算什么英雄好汉!来来来,听我给你念段《出师表》。  马谡:丞相不必念了,丞相的大作我起小儿就会背了。那东西代替不了“定位”。  孔明:来人哪!把这扰乱军心的马谡给我......  众将:拿下?  孔明:请到后屋,等会儿我再跟他谈。  [马谡下]  孔明:王平、高翔、魏延、邓芝、关兴、张苞、姜维、马岱……     你们都给我听着!  众将:听着呢。  孔明:我看马谡有点胆小,特派尔等组成智囊团,一则给他壮胆,二则给他  出出主意。研究情报、排兵布阵可就仰仗你们了。  众将:遵命。  王平:且慢!丞相,若是智囊团七嘴八舌,久议不决,俺们听谁的?  孔明:久议不决就由马谡定。  王平:马谡若是拿不定主意呢?  孔明:那就听大家的。  王平:大家若是久议不决呢?  孔明:那就听马……怎么转圈儿了呢?我看你们先干着吧,到时候再说。这  就叫三个臭皮匠合成一个……我!(忽然发现)我原来是诸葛亮呀?  众将:丞相确实是诸葛亮。  孔明:诸葛亮就我这德性么?众将官!  众将:末将在。  孔明:随我一同宣誓。(走下帅位,众将列队)  孔明:下定决心,  众将:守住街亭!  孔明:不做懦夫,  众将:要吃壮胆药!  孔明:吃什么壮胆药呀,(捂腰)哎哟,把我气岔气儿啦!都还愣着干什么?  去守街亭!  [众将下]  孔明:(唱)     我派马谡守街亭,     马谡心里没底儿战兢兢。     有心把他来撤换,     (白)转念一想     他若不行你说谁行?  [少顷]  探子:报报报报――大事不好!  孔明:何事惊慌?  探子:丞相,街亭失守了!司马懿引大军十五万,望西城蜂拥而来!  孔明:哎呀我的妈呀!想我身边别无大将,只有一班文官,所引五千军,已  分一半先运粮草去了,只剩二千五百军在城中,怎抵得住司马懿十五万大军。  这这这这,如何是好呀!     (在大帐里急得打转儿。)  探子:丞相快看书吧。  孔明:对对对,差点忘了,(从案上找到一本书)且看罗贯中老儿在《三  国演义》里是怎么写的。(翻书)妙!让我用“空城计”去赚司马懿。  [幕落]  空城计  [幕启城门大开,城楼上孔明:披鹤氅,戴纶巾,焚香操琴,左有一童子手捧  宝剑,右有一童子,手执尘尾。少顷,司马懿率众将士上]  司马懿:城楼上弹琴的那位是孔明先生么?狗打猫拧(英语“您好”音译)!  孔 明:洗巴洗巴(俄语“谢谢”音译)!  司马懿:先生城门大开是想用“空城计”来赚我么?  孔 明:(唱,拉洋片调)    往里头瞧来往里观,    一座空城在里边。    没有机枪和大炮,    只有歌厅带酒店。    你要胆大就往里钻,    看咱俩究竟谁玩完!  司马懿:(唱,太平歌词)    孔明呀孔明你别唬行不行,    你这里确实是座空城。    你身边别无一员大将可用,    只有一班文官外加五千兵。    已分一半先去运粮草呀,    只剩二千五在城中。  孔 明:你昨知道这么清楚呢?  司马懿:你来看!(出示一本书)  孔 明:原来你也有《三国演义》!  司马懿:(唱,西河大鼓)  《三国演义》人人都能读,只是那,英雄和懦夫读来效果不同  英雄读《三国》,增长雄才大略,懦夫读《三国》,只会耍呀  耍呀小聪明。两军对垒实力固然重要,勇气智谋也常常起作用。  若不然,为何小国也能打败大国?曹丞相为何在赤壁撞个乌眼  青?死抱着“定位”无所作为,找台阶,寻借口,自欺欺人!  《三国》中多的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你是不是真孔明,我已  猜中!  孔 明:不管我是真孔明,还是假孔明,反正我在台上,你奈我何?  司马懿:我让你快快下来束手就擒。  孔 明:我就是不下去,你能怎么着?  司马懿:当真不下?  孔 明:不下。  司马懿:果然不下?  孔 明:就是不下。  司马懿:(转身对众将士)孩儿们,给我呐喊!  众将士:孔明下课!孔明下课!  孔 明:(唱,东北二人转)闻听“下课”声我浑身直哆嗦,    马谡连累我,叫我没法躲。转念一想我下的什么课呀,    何去何从由朝廷来定夺。不听你们的喝,乌合之众纯粹瞎嘞嘞!  司马懿:(唱,一看歌词您就知道是什么调)叫一声,二孔明,有话你听  清……  孔 明:不对!我怎么成二孔明啦?二孔明是小二黑他爹!就这点文化还  当大都督?!再说调儿也不对呀,应当这样唱:“叫一声,二奶奶,有话你听  清”,哎呀,我怎么成二奶奶了呢?都让这“下课”给搅和的!  司马懿:(接唱)用人不当你罪难容,马谡本是无能辈,山上安营理不通。    我军截断他汲水道,他山上即成乱马营。原这等窝囊废早该撤掉,    哪成想你去用他去守街亭!你愧对蜀军、蜀地老百姓,还有什么  脸在台上装明公!  孔 明:说那些废话没有用,下一出戏是《斩马谡》,你看我把他砍了,  然后上表自贬三级,也算是负了责任!(翻书)对,书里就这么写的,咱就照猫  画虎。  司马懿:恐怕你画虎不成反类犬了。  孔 明:时候不早了,你还进城不进城?  司马懿:俺也照书上说的做,不进城,看你如何发落马谡,又如何自贬  三级。(对众将士)孩儿们撤兵啊!(率众将士下)  孔 明:众将听令,跟我一起回汉中,看我“挥泪斩马谡”去吧。  [幕落]  斩马谡  [幕启汉中蜀中军大帐孔明端坐帅位,众将分列两厢。有一刀斧手执一柄  足有磨盘大的利斧立于舞台边上,凶神恶煞模样。]  孔 明:刀斧手!  刀斧手:小的在。  孔 明:呆会儿等马谡一上来,你就把他给我砍了。我不信我就斩不了马谡!  刀斧手:遵命。  (后台喊:马谡到)  马 谡:(迈着方步上,刀斧手上去抡起斧子就要砍)大胆!你个刀斧手  是否活腻歪了?  刀斧手:(收起斧子)丞相叫我砍的。  马 谡:丞相,是你让他砍我?  孔 明:是书上写的。书上还写你自缚跪于帐前,你怎么大摇大摆地进  来了?  马 谡:我有何罪?凭什么让我自缚跪于帐前?  孔 明:街亭失守难道不是你的罪过?  马 谡:丞相你脑子有病吧?我来问你我立军令状否?我是否跟你说一  定要守住?当初我想不干了,是谁决定让我干的?这些事丞相怎么全忘了?  孔 明:噢,我想起来了,确有此事。那你总得有点责任吧?  马 谡:我负什么责任由丞相决定。  孔 明:这叫什么话呀,我问的是你!  马 谡:一切听丞相处置。  孔 明:我要是把你斩了呢?  马 谡:敢!?我要通过法律程序告你的状!我马谡在指挥上没有一点  毛病,你凭啥斩我?  孔 明:真是气死我了。我来问你,依常识,你下寨必当要道之处,你  却在山上安营,被司马懿四面合围,截断汲水之道,到头来败军折将,失地陷  城,怎么说你指挥无误?  马 谡:我不认为山上安营是错误的。兵法云:“凭高视下,势如破竹”,  占领制高点乃是常识;孙子云:“置之死地而后生。”魏军绝我汲水之道,蜀兵  岂不死战?以一可当百也。请问丞相,我错在哪里?  孔 明:那为何街亭失守?  马 谡:我早已说过,双方实力不在一个水平线上,蜀军心理素质不行,  体能不行,刀法功夫也不行,马某对此无能为力。不信去问智囊团。  孔 明:王平一干人等来没来?  众 将:来了。  王 平:禀丞相,我们智囊团非常团结合作,意见统一,毫无芥蒂。大事  小情都是我们集体研究定夺,由马将军去执行。所以,失街亭责任不能由马将军  一人承担,我们大家都有责任。  孔 明:你说这屯兵于山上是怎么回事?  王 平:这是我们集体研究的。当时考虑若屯兵当道,贼兵人多势众,咱  怎能硬顶?不如避其锋芒,屯于山上,谁知屯于山上也不行。  孔 明:你是说这是“武大郎服毒,吃也是死,不吃也是死?”  王 平:正是。  孔 明:失街亭是必然的喽?  王 平:正是。  众 将:二流水平、“初级阶段”!  孔 明:有道理,确有道理!看来马谡无罪,我孔明也无罪,何必上表自  贬三级?众将听令,回去好生总结经验,越细越好,下次失街亭时好派上用场!  [幕落]  李煜:问君能输几个球,恰见务生赛后不抬头。  秦观:出线没戏四年溜,恨悠悠,几时休?  曹操:何以解忧?惟有上网(去骂?〕  柳永:为“伊”消得人憔悴。。。。  苏轼:大势东去,“狼”淘尽几个三流人物。  黄仲则:十有九人堪白眼,百无一用是务生。  岳飞:怒发冲冠!凭心论,稍稍屎些。  李清照:怎一个臭字了得!!  陆游:一场臭球,几年窝火,错!错!!错!!!  李白:务生曰:量俺怨声抗不住,金州再战万重险  辛弃疾:凭谁问,足协老朽,尚能饭否?  杜甫:昔闻怕放水,今知自己娄。  纳兰性德:一片晕乎才住语,几口苦水乍含咽。  元好问:问世间,球是何物,直教以身相许?  毛泽东:昔永舜雪麟;输一球,丰文根宝,稍欠精雕;  一待误生,止识玩哄四五幺。  王维:愿君多踩挤,此“物”最想死?  宴殊:无可奈何花落去,私曾想死厌归来。  屈原:正足协之所祸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陈毅:此去大连招旧部,旌旗十万斩沙特。  Virgina球迷:中国足球旗帜倒,法国明年去个鸟?
Copyright@http://www.kx551.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2007925号-3
Powered by kx551 Code © 2011-12 开心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