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发红包的笑话精选幽默笑话大全

幽默幽默爆笑笑话-一念之间的十年
-- 十年以前听罗大佑的歌,大家说我很前卫;十年以后再听罗大佑的歌,大家说,哦,原来你是个这么怀旧的人啊。罗大佑是谁?――邻居家小妹问我。   -- 十年以前别人的笑话常常让我捧腹大笑;十年以后只有老板的笑话才能让我捧腹大笑――即使已经听他说过八遍了。   -- 十年以前我以为我的生活至少会有500种可能;十年以后我知道我的生活只有2种可能――晚上回家吃饭和晚上不回家吃饭。   -- 十年以前别人总是对我很愤怒,就好像我一直是个不良少年一样;十年以后我总是对别人很愤怒,就好像我一直是个良好少年一样。   -- 十年以前在街头看见她神情羞涩地挽着一个英俊挺拔的男友,一边柔声低语着什么,我愤懑地吹起口哨踢飞一粒石子;十年以后又在街头看见她头发蓬松地拉着一个拖鼻涕的男孩,一边厉声呵斥着什么,身后5、6米开外,是她头顶微秃、肚腩渐挺的丈夫。――一直窃喜在心。   -- 十年以前一个会写诗的学长与我促膝谈心,告诉我文学是一个好东西;十年以后做了老板的他又与我促膝谈心,告诉我钱是一个好东西。   -- 十年以前同学见面,大家说进步,学习进步;十年以后同学见面,大家说发财,恭喜发财。   -- 十年以前喜欢两个歌手,一个好像很沧桑,一个好像很忧郁,于是省下钱买了他们的每盘卡带;十年以后沧桑的那个离了婚,胖了,又唱歌了,打扮成新新人类一样,忧郁的那个破了产,胖了,又唱歌了,很搞笑很恶俗的那种。买了他们的D版唱片,一边听,一边想明天也去买一套衣服打扮成新新人类玩,一边被逗得大笑。――那些卡带,很久没有听,大概都走音了吧。   -- 十年以前我是这个城市里被嘲笑的外来者;十年以后我嘲笑这个城市里的外来者――但不嘲笑比我有钱的外来者。   -- 十年以前津津有味地看偶像剧,逢到中间插的广告,连忙换台或者上厕所;十年以后津津有味地看各种广告,逢到偶像剧,连忙换台或者上厕所。   -- 十年以前我听见别人说谎,立刻会大声地揭穿;十年以后我听见别人说谎,笑笑,就走开了。   -- 十年以前我常常很傻;十年以后我常常很会装傻。   -- 十年以前我因为不懂而痛苦;十年以后我因为懂得而痛苦。十年以前我对一个女孩子说:“我爱你。”她说:“对不起,我们还小。”;十年以后我对一个女孩子说:“我爱你。”她说:“对不起,我还小。”   -- 十年以前明知道那个女生很喜欢自己,也不敢追她――怕被拒绝;十年以后明知道那个女生不喜欢自己,还要去追她――被拒绝也无所谓。   -- 十年以前邻居养了条小狗,我每次回家,它都会窜出来,呼噜呼噜地用鼻子蹭我的裤腿;十年以后偶然回到老房子,邻居家的那条狗已经很老了,躺在门边晒太阳,看见我,忽然摇摇尾巴,站了起来。――它居然还认得我!   -- 十年以前,别人告诉我一个故事,我假装不信,其实是相信的;十年以后,别人告诉我一个故事,我假装相信,其实是不信的。   -- 十年以前我以为孩子是一个奇迹;十年以后我知道母亲才是一个奇迹。   -- 十年以前我认为我需要很多人的爱;十年以后我知道很多人需要我的爱。   -- 十年以前交过一个笔友,寄来一张红色的树叶书签;十年以后整理柜子时,忽然掉出这张书签,还有几封信。信扔了。书签被随手一搁,后来也找不到了。――保存了十年的东西,才几秒钟的工夫,就没了!
幽默幽默爆笑笑话-悟空传
  四个人走到这里,前边一片密林,又没有路了。 
  “悟空,我饿了,给我找些吃的来。”唐僧往石头上大模大 样一坐,命令道。 “我正忙着,你不会自己去找?……又不是没有腿。”孙悟 空拄着棒子说。 
  “你忙?忙什么?” 
  “你不觉得这晚霞很美吗?”孙悟空说,眼睛还望着天边, “我只有看看这个,才能每天坚持向西走下去。” 
  “你可以一边看一边找啊,只要不撞到大树上就行。” “我看晚霞的时候不做任何事!” “孙悟空你不能这样,不能这样欺负秃头,你把他饿死了, 我们就找不到西天,找不到西天,我们身上的诅咒永远也解除不 了。”猪八戒说。 “呸!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个猪头说话了!” “你说什么?你说谁是猪?!” “不是,是猪头!啊哈哈哈……” 
  “你敢再说一遍!”猪八戒举着钉耙就要往上冲。 “吵什么吵什么!老子要困觉了!要打滚远些打!”沙和尚 大吼。 三个恶棍怒目而视。 “打吧打吧,打死一个少一个。”唐僧站起身来,“你们是 大爷,我去给你们找吃的,还不行吗?最好让妖怪吃了我,那时 你们就哭吧。” “快去吧,那儿有女妖精正等着你呢”孙悟空叫道。 “哼哼哼哼”三个怪物都冷笑。 “别以为我离了你们就不行!”唐僧回头冲他们挥挥拳头, 拍拍身上的尘土,又整整长袍,开始向林中走去。刚迈一步, “嘶啦”长衫就挂破了。 “哈哈哈哈……”三个家伙笑成一团,也忘了打架。 这是一片紫色的从林,到处长着奇怪的植物和飘着终年不散 的青色雾气,越往里走,脚下就越潮湿,头上就越昏暗,最后枝 叶完全遮蔽了天空,唐僧也完全迷路了。
  “多么有生机的一片地方呀,这么多不同的生命!”唐僧高 兴的说。 “谢谢!”有个声音回答他。 唐僧一回头,看见一颗会说话的树,紫黑色树干上有两只一 眨一眨的眼睛。 “真是惊奇,生命是多么奇妙啊,让我摸摸你,你这土里的 精灵。”唐僧伸出手去,欣喜的抚摸着树干。 那树干上泌满紫色的汁液,摸上去湿滑无比。 树很惬意的接受着抚摸,它的几万下垂的分枝都不禁舒畅的 摇动起来。 “呵,有几万年没有人摸过我了,从前……几千年前吧,有 一群猴子在我身上戏耍,后来他们都不知哪去了。那时我还没有 眼,只能感觉到有很多会动的生灵在我身边说话,唱歌,我看不 见,也不能动,但我很幸福。现在我终于长出了眼睛。可是他们 却不知哪里去了,不知哪里去了。” “他们死了。”唐僧说。 “死?死是什么?” 
  “死就是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感觉不到, 什么也不会想,就象你未出生时一样。” “不,不要死!也不要孤独的生活。” “你还可能活很久,你还没有手,没有腿,以后都会长出来 的。” “我花了十万年才长出眼睛,我再也忍受不了那么漫长的等 待了,我现在就想去摸一摸身边的同类,摸一摸你,你身上的气 味真使我心醉。” 
  “我已经很久没洗澡了。对了,你没嘴,你用什么说话?” “我用这个。”怪树抖了抖它前面的一根枝条。 那上面有一张人的嘴。 “这不是你自己的。” “没错,是我捡的,三百年前有一个人在这里被吃了。剩下 了这个,我用我能滋润万物的树汁浸泡不使它腐烂,又费了几十 年的时间才长出枝条检起它。” 
  “这可不好,你投机取巧,不是你的,就要让它还给来处。” “你不想知道那个人为什么被吃吗?” “是因为看见了你的缘故吗?” “是。” 忽然唐僧发现自己的脚不知什么时候已被藤蔓缠住了。 他背后响起了低沉的呜嗷声,唐僧闻到一股腥气喷到他的脖 子上,但他无法回头。 “把他的手留给我,我喜欢那双手。”怪树说。 “别人吃剩的你也要,做妖做到你这份上,是我就一头撞死 算了。”唐僧说。 “如果我有头的话,我会考虑的。” 
  有双爪子搭上了唐僧的肩头。 怪树说:“等一下,我想最后再和他说一句话,我有了这张 嘴后,这是第一个能和我说话的。我很感兴趣研究一个人被吃时 的心理活动是怎样的。” “你哪那么多废话?早死早超生,我才不怕呢。”唐僧说, “你真想听我最后一句话?” 怪树上下晃晃枝叶。 
  “好吧。”唐僧深吸一口气,突然大叫道: “救――命――啊!!!” “师父又在叫救命了。”猪八戒说。 “别理他,老这样,总玩不腻。”孙悟空看完了晚霞,从怀 里掏出一只腿来吃。 猪八戒盯着他:“你在吃什么?” “猪腿。” “我――宰――了――你――!!”猪冲上来,一把抱住猴 子。 “嗯。”沙和尚睡梦中翻了个身,“砍……砍死他……”又 睡死了。 “你叫了十七句了。我只让你说一句的。”怪树盯着唐僧。 “你为什么流水?” “树爷爷,其实我真的很怕。我还年轻,才活了二十几年。” “你活了二十年就有四肢五官,我活了几十万年才有一双眼, 为什么?” “当人是要几百次轮回才能修到一次的,我等的时间不比你 少,就让我多活几百年吧。” “我要放你,你还会离开我,剩我一个人,不行。” 
  “我不走,我以我大徒弟孙悟空的名义发誓,一辈子留在这 儿直到你死……后边的那位不要舔我好不?我很脏的。” “孙悟空?好象听过,唉,不记得那么多了,你还有徒弟?” “是啊,我二徒弟猪八戒很胖的。” “那你再多叫几声。” “师父已经在叫第一百三十四句了。”猪八戒说,“你还不 去堵上他的嘴?” “你先叫爷爷。”孙悟空说。 “你休想……哎呀!有种把脚从我背上拿走我们再打!” 
  “打成这样还不服?小样我就不信还制不了你!” 砰砰啪啪?#%―*?!%! “咳,能不能让我喝口水再喊?”唐僧问。 “算了,他们可能早跑了。” 
  “等等,我好象听见杀猪的声音。”后面的怪兽说。 “是了是了,那一定是我两个徒弟又在打架。”唐僧说。 “不管,我先吃了你,再去找他们!” “不要哇,你们怎么能这样,坐下来一齐谈谈哲学多好啊, 要不我出个迷语给你们猜吧。‘莲花未出生时是什么?’” “啊!”忽然怪树和怪兽发出惨叫,嘶嘶的变成了一团白烟。 
  “咦?”唐僧问:“你们怎么了,不好意思,我出的题是难 了点。” “莲花未出生时,还是莲花。”忽然一个女孩子的声音说。 唐僧回过头去,一个绿衣的女孩笑嘻嘻站在那里,她有一 头飘然的长发,身上的衣服却是用最细的银丝草编成,闪闪发亮。 “女施主你好漂亮啊!”唐僧说。 “原来你是个好色的和尚。” “不是不是,只是出家人不能说谎的。” 
  “如果你不是光头,一定很讨女孩子喜欢的。” “难道我光头的样子就不帅吗?” “油嘴滑舌,你怎能修成正果?” 
  “我修行与别人修行不一样,他们修小乘,我修大乘,他们 修虚空,我修圆满。” “大乘?嘻没听过。” “因为我还没想好呢。” “我只听说有个叫金蝉子的曾质疑小乘佛法,想自行通悟。 结果走火入魔,被陷于万劫之中。” “他笨嘛!” 女孩子忽然变了脸色:“你有什么资格说他?!他一根手指, 也能点破穹天,你不过是个在妖怪前象狗一样求饶的凡夫俗子!” 
  “因为我想活着,我不能掩藏我心中的本欲,正如我心中爱 你美丽,又怎能嘴上装四大皆空。” “你肉眼凡胎,又怎知万物造化,外表皆幻。” “母猪也有个美丑,你又何必自卑?” “你犯嗔戒!妄语不断,心意杂乱,又怎会去做了和尚?” “天地良心呀,谁要我这好运一生下来就在和尚庙里。” “你不配论佛,刚才听你说句谒语,以为你有些道行,才出 手救你,没想到救了个蠢汉,你快滚吧!” “呵姑娘此话差矣,有道生死在天,我若是有道高僧,佛祖 又怎会不保佑我,用你多事?” “呸!秃子!气死我了!” 女孩忽然将身一转,一张美丽面孔顿时变作恐怖狰狞:“你 既是一俗物,不如让我吃了你吧!” 唐僧长叹一声:“唉,为什么妖怪吃我之前总要那么多废话 呢?”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身影已凌空越过。
  当然是孙悟空。 当那女子的手突然被抓住的那一刻,她忽然感到一股强大的 气息袭入她的全身,那是一种不可抗拒的意志,使她的每处肌体 不能自己。她轻哎了一声就放弃了抵抗,瘫倒在地。 孙悟空看了看这个女妖:“秃头,看来你真是对女妖精有出 奇的吸引力呀,用你做诱真是一点错也没有,这样这话俺老孙的 功德分很快就能积够了……为什么追你的女妖精都一个比一个难 看?” “气不死的阿弥陀!这么美丽的女子,你居然说她难看?” 唐僧道。 “美……美丽?你看这样子,都快赶上老孙了,敢情你喜欢 这种的?” “唉,幻化无穷,明镜在心,你猴眼看人,又如何识得美 丑。” “啊呸!俺老孙虽然有些青光眼外加散光,迎风流泪还见不 得太阳,但也是在地下呆了太久退化了,你怎可拿俺生理缺陷取 笑?惹的火起时,一棒打你成孤拐!老孙这就结果了你的小美 人!” 孙悟空举起了金箍棒。 那女子这时却醒转了,她抬眼正看见了孙悟空举棒要打。 “孙悟空……你是孙悟空!” 女子一把抱住他的双腿:“是你么,真的是你?我不是在做 梦?” 她扬起那张丑脸无限深情的看着孙悟空,眼中竟有泪滑落下 来。 
  孙悟空只觉浑身一颤,好似五脏六腑都跳动了一下,心想不 好,这是什么魔法,只觉有千钧之力,此刻却一点也用不上。 那女子还在说: “你来了,就太好了,又是一个梦么?但我已满足了,我在 这里活了几万年,就是为了想着有一天你会出现在我面前,你自 由了,你终于自由了么?我知道这一天一定会来,没有人能锁的 住你,永远没有……太好了……太好……” 她竟已泣不成声。 孙悟空暗运内力,一声“起”,那女子便直飞出去,撞在一 棵大树上,把两人才能合抱的大树撞的应声而折。 “哈,我把你这个打不死的妖怪,你以为这套对老孙有用么? 哭?哭也没用,老孙杀人就没眨过眼。” 那女子摔在地上,鲜血从口中流出来,却还强撑起看着孙悟 空: “你,你不认得我了……是的,我变成这个样子,你自然认 不出来,可我受了玉帝的咒,再也不能变回从前的样子……我 是……” 女子突然惨叫一声,一口血直喷出来,她在地上痛苦的挣扎 着。 唐僧叹了一声:“唉,莫不是你也受了咒,再不能说出自己 是谁?”
  那女子手中紧紧攥住地上泥土,显然痛苦至极。 “秃头,你别信她,妖怪我见的多了,什么招都使得出来, 让开,让我结果了她。”孙悟空道。 “我并没有挡着你呀,你打呀,怎么不打?” “我……你叫我打我就打么,偏要过会儿再打。” “恨不死的阿弥陀,负尽千重罪,炼就不死心。”唐僧又整 了整他那已烂的不成样子的衣裳,踱着步向林外走去,“你们慢 聊,我不打扰了。刚才我看那边有从野果,我去摘来……” 他又停步看了看万年老树的残躯,缓缓叹道: “不要死,也不要孤独的生活。几十万年就是为了这一天 么?” 唐僧走了,孙悟空跳到树上,那女子在地上打滚哀鸣,他却 自在打着秋千。好半晌,那女子才渐渐平复。 孙悟空:“不是我可怜你,只是老孙不杀没还手之力的人。 你现在没事了?出招吧。” 
  他还在大树藤条上架着腿晃悠,好象是这不是战斗之前,只 是在午睡前。 那女子脸色还苍白着,可见到孙悟空,她眼中又闪出了光芒, 流着血的嘴边有了一丝笑意。 “你还是老样子。你以前……就是这样,还记得我们第一次 见面吗,那时……你也在树上这样躺着,是蟠桃树……” “见鬼,今天我碰上了个神经的妖怪,大婶我从没见过你, 也没见过蟠桃树是什么样子,你老实随便亮个招数,然后让我一 招打死你就完了,不要浪费大家的时间。” 
  “你还不记得我是谁?你……你难道已忘了从前的一切?” “老太太,别提你那些从前了,你认错人了,俺老孙五年前 刚从五狱山地牢被放出来,一心想多杀几个妖怪,积点功德值好 让上天给我把前罪销了,没准还封个土地山神什么的,谁见过你 呀。” “你在说什么?五狱山?是五行山才对呀?销前罪?你也记 得你做的事,又怎是杀几个妖天庭就会放过你的?” “是你在说什么?我本是花果山一妖猴,因不敬天帝而被天 帝罚入五?,关了五百年,后来蒙玉帝开恩,说只要我能完成三 件事,就赎了我的前罪,以前的事我记得清清楚楚,哪来的你…… 见鬼我怎么会和你唠这些事。” 
  那女子现出了惊疑的神色:“怎么会……难道说……他们要 你做三件事,是哪三件?” “你还真烦哩,好吧,就让你死个明白,第一件,要我保刚 才那个秃头上西天。第二件,要我杀了四个魔王……” “四魔王?!” “没错,就是西贺牛洲平天大圣牛魔王,北俱芦洲混天大圣 鹏魔王,南瞻部洲通天大圣猕猴王,还有一个,东胜神洲齐天大 圣美猴王!” “哈……美……美猴王?!” 
  “怎么,你认识他,第三件事,待这两事做完,上天才会告 诉我。你怎么又哭了?” 女子喃喃念道:“是了,他已记不得一切,也记不得你 了……”她又扬起脸来,“但有一件事你要知道,你就是……” 她忽然又一阵剧痛,几乎晕厥过去。 “唉,”孙悟空跳下树来,“看你这么痛苦,我做做好事, 帮你解脱了吧,下辈子做个岸边花草,随风摇摇,不也比做个活 的太久,记忆错乱的妖好? 女子忍痛抬起头来:“我不会记错,我记得所有的事,会永 远的记住……没想到,我等了几万年,等的却是死在你手中,我 们终究还是逃不出他的掌心。” 
  孙悟空举起棒来…… 一秒,两秒,三秒…… “咳!”他猛把棍扫向旁边的树木,把林中扫出了个半径几 十丈的扇形。 “今天真他妈见鬼,我怎么就打不下去呢?”孙悟空道。 他把金箍棒收入耳中:“罢了,今天老孙突然不想杀人,就 饶你一命。” 说完,头也不回向林外走去。 他没有看见后面女子将手伸向他,却又疼的发不出声来的悲 哀眼神。 唐僧和另两个徒弟正在火堆前吃着果子。 
  孙悟空从林中慢慢走了出来。 唐僧抬起头来:“咦,你来了?请坐。” 孙悟空不发一言,坐下直盯着火堆。 “咦,猴子今天怎么了?”猪说,“象是被人打傻了。哈哈 哈…哈…” 他自己笑的快出眼泪来,却突然发现其他人都不笑。 “不对。”沙和尚说。 “哪儿不对?”猪八戒问? “不知道,只是不知为何突然觉得紧张。”沙说。 “对,一切都对,该来的,他自然会来。”唐僧说,他盯住 孙悟空,“你说,是吗?猴头?” 孙悟空脸色阴沉。 “我没杀她。”他说。 
  “那么漂亮的小姑娘,我就知道你下不去手的。”唐僧说。 “啊,有美人,怪不得猴子你在里面呆了这么久,还有你, 秃头,你们两个倒底做了些什么……”猪八戒说。 沙和尚踢了猪八戒一脚。 “踢我作甚?你觉得他们不对劲?那又如何,关我何事?其 实我们以前又什么时候对劲过?”猪大叫起来。 “她全告诉我了。”孙悟空说。 “哦?”唐僧说。 “她说了我是谁,也说了我们每一个人是谁?” “哦?”唐僧说。 “哦?”猪八戒说,“她有没有告诉你我其实并不是一头猪 哈哈哈哈……哈哈哈……” 孙悟空猛跳了起来,猪八戒仍在地上笑的打滚。 
  孙悟空用棒指着唐僧:“我既已知你是谁,便不能不杀你。” “哦。”唐僧说,“我是谁?你杀我之前能不能先告诉我。” 孙悟空直跃了起来,一棒打在唐僧头上,顿时鲜血飞溅,唐 僧倒了下去。 孙悟空哈哈大笑:“孙悟空,你又犯了一桩天条了!” 他仰天大叫:“我杀了他,如何,有种来杀我呀!” 天上突然一道闪电直劈下来,一声巨响,整个森林燃烧起来。 孙悟空他狂笑道:“哈哈哈,没打中,照准这打!”他用手 指着自己的脑门,“打呀,打呀!不敢吗?没种吗?” 火光中,他的脸分外狰狞。 天空暗雷滚动,却再不见闪电,那雷声象是一个巨兽在一个 更强大的对手前的无奈的喘息,隆隆渐息了。 天空又平静了下来。
  孙悟空忽然象察觉了什么,他一纵身,穿入天际不见了。 沙僧看看天,又看看地,唐僧的尸体在地上,已被火燃着。 猪八戒仍在一个人笑个没完。 “别笑了,师父都死了。” “死了好,死了好,大家分行李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 猪八戒笑着,眼泪流了满面。 前因 当第一天月亮开始升上天空的时候,天篷就在看着这一切了, 他看着她收取天地间的无数微尘,一粒粒精选出银色的颗粒,那 是五亿亿万粒里才会有一粒的,她直耐心的仔细的这样一粒粒挑 着,天篷就在旁边看着,她做事时不准天篷说话,怕会吹走了沙 粒,于是天篷就不说话,当有星际间匆匆的旅者呼啸而过起,天 篷还举起他的宽大翅膀帮她遮挡风和杂尘。她一直做了八十万年, 天篷就默默在旁边夺候了八十万年,八十万年他与她没说一句话, 甚至她也不抬头看他,只关注她的沙堆,可天篷还是觉得很幸福, 有个人可让他默默的注视,有个人需要他的帮助,难怕几千年才 用的上一次,比起以前一个人在没有光的天河里孤独的生活,是 多么的好啊。 就这样一直选了十亿亿万粒银尘,就这样直到那一天,她扬 起手,十亿亿万银尘全部飞扬上了天际,在万古黑暗的天穹中, 突然有了这么多银色微尘在漫天的闪耀着。 
  “啊!太美了!”天篷不禁大声叫起来。她用手轻遮天篷的 嘴:“别,别吓着她们。”她轻声说,眼中流连着无限的爱意。 天篷要醉了,虽然她并不是看着他而是看着那些银色精灵,但天 篷为世间有如此的爱而醉,为世间有如此的造物而醉。有一样事 物可以去爱,他想,是多么的好。 她第二次扬手,漫天的银尘开始旋转,绕着她和天篷所在的 地方,它们越转越快,越转越快,最后变成了一个无比巨大的银 色光环。天篷快要被这奇景惊喜的晕倒了,他脚步踉跄,不由的 微微靠在了她身上。她并没有推开他,她有手轻轻的挽住天篷, “小心。”她仍然是那么轻声的说。 这两个字是天篷八十万年来听到的最美的音乐。 她第三次扬手,光环开始向中心汇聚,沙形成亿万条向核心 流动的银线,光环中心,一个小银核正越来越清晰。 “是什么在吸引它们?”天篷问? “是我。”她说。 “……” “是我们。”她笑了,用手指轻轻点了一下天篷。 
  天篷觉的那银色河流也在这一触随他的血脉流遍了他全身, 他再也忍不住了,一把将她揽入怀中。 他深深的吻着她,八十万年等待的光阴把这个吻酿的无比醇 香。 当长吻终于结束的时候,她从他的怀里脱身而出,一看天际, 忽然惊叫了起来:“糟了!” 她被吻时法力消散,银核已经汇聚,却还有几亿颗散落在天 河各处。 她掩面哭泣了起来:“我做了那么久,那么长的时间,还是 失败了。” 天篷轻轻揽住她的肩:“别哭了,世间没有一件造物会是完 美的,但有时缺憾会更美。你抬头看看。” 她抬起头,只见天河四野,俱是银星闪耀。 “从前天河是一片黑暗的,现在你把它变成了银色的,那么, 我们就改名叫它‘银河’吧,那个银核,我们就叫它……” “用我的名字吧,叫它――月。” “月……那我可以说……月光下,映着一对爱人吗?” 
  “……” 月光下,映着一对爱人,他们紧紧相拥。 “猪八戒!你的口水流了好长呀,能不能收一收,都到我脚 边了。”小白龙说。 “死马,吵什么吵,把我的梦吵醒了。” “咦?你的眼泪也在流口水呀。不要告诉我你也会哭哟。” “胡说胡说,我哭?呸!秃头死了,他自个上西天,不用我 受累了,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我刚才做梦,梦见我高老庄的漂亮 媳妇了。” “你老说你在什么高老庄有媳妇,可从没人听说过那个庄子 啊,再说,谁会看上一头猪,莫非……她自己也是……” “不准胡说八道!你可以骂我是猪,但不准你说她一个字!” 
  “可你本来就是猪呀。” “你就不能骗骗我吗?” 一个影子走到了他们身边。 猪八戒一抬头:“咦,猴子你怎么又回来了?你不是畏罪潜 逃了吗?冷面沙已经去报官了哈哈哈……” 孙悟空还是那副冷冷的样子:“师父呢?” “你想确认他死了没啊,在那边呢,我准备明天帮它按佛教 仪式天葬……哈哈哈……我发现我越来越有幽默感了。” 
  “死了?谁干的!怎么会这样?” “谁干的?不要告诉我你得了失忆症啊,你想装病脱逃大唐 律令是不行的啊,哈哈哈……” “也许我真的忘记了些什么。” “是啊是啊,我也什么都不记得了哈哈哈拜托你不要再逗我 笑了哈哈哈……” 孙悟空猛的上前捏住了猪嘴:“你再傻笑试试!” 猪八戒瞪大了眼睛,嘴鼓的溜圆,“咕嘟”把嘴边的笑给 吞了下去。 一分钟后…… “原来如此,有人冒充我杀了秃子。谁这么大胆。” “我决对相信是有个人扮成你,只要你不杀我灭口哈…… 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