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唐僧给猴子精选幽默笑话大全

宗教幽默爆笑笑话-灌水----方能取得真经(唐僧师徒外传)
话说唐僧师徒四人历尽千辛万苦、九九八十一之魔难,到了西方如来佛土。佛祖终究有点舍不得真经外传,故意发难师徒四人:写一篇长篇巨著《取经》。要求:取材于取经之路上的一路艰辛、一路坎坷。字数不得少于1000万字。  唐僧师徒四人绞尽脑汁,笔都写烂了,还没有凑足1000万字。怎么办?开个四人组会议,发扬一下民主吧!经四人投票表决一致通过:必须得灌水,方能取得真经。 于是乎孙猴子埋怨若不是如来逞能,他早就砸烂天宫,当上什么玉皇大帝了;猪八戒更是怨声载道:若不是为了帮那执迷不误的唐和尚取经,他天蓬元帅早就成了高老庄的女婿;唯有沙僧更显任劳任怨之本色。一直说自己肩上的担子太重、太重;最后唐僧做了总结性的长篇后序:徒儿们,你们可知师傅的辛苦,我的怨气大把大把的往肚子里咽。取经之路上我天天提心掉胆,生怕有一天被哪个魔、或哪个妖给蒸了、煮了,成了下酒肉。可怜我那一点慈悲也是装给佛祖看的。  经唐僧师徒四人的昼夜努力,长篇巨著《取经》横空出世了。庆功宴上,如来取出真经,不无感慨地说:‘不容易啊!不容易.想你们师徒四人历尽种种磨难,还不是为了这本真经。可你们有所不知,大魔头盗版爷魔法无边,连我都不如他。实不相瞒,连我这本真经都是水货!!!!!!‘
幽默幽默爆笑笑话-社论:出身误了孙悟空
  无产阶级出身的孙悟空同志,自幼孤苦伶仃,没依少靠,比起“宝二爷”,差之固远;较之林妹妹,亦犹不足,盖林小姐寄人篱下,情虽可怜,然尚有外婆老舅和“第一夫人”的大表姐罩着,有裙带关系可资利用。悟空则不然,爹妈都没的苦孩子,谈什么亲戚老表、后台靠山撑腰?     好在“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在巴尔扎克氏所谓“苦难的大学”里,悟空自小便锻炼出了自力更生、白手起家的优秀品格,力求上进,自费远涉重洋,从东胜神洲到南瞻部洲再到西牛贺洲,不远万里,寻求名师(菩提祖师),勤学苦练,非止一载(约十三年),学得七十二般变化的先进技术,卓然一栋梁之才。    毕业归来,恰值花朵鲜明之际,倚仗伏魔降妖之术,正欲贡献青春,报效人民,可惜那帮仙界老少爷们根本就不在乎,连冥府管户口的阎王爷居然也不知悟空同志已升仙界,还差两个小鬼来“钩魂索命”――当然也就无从谈起给他安排一个合适工作使其尽快走上工作岗位了,他也只好先呆在乡下老家做了若干时间的待业青年。     高才屈居桑梓,难免不平自鸣,因此上,就主动到龙宫“借”了宝、冥府销了号――事情闹大了,天上的老少神仙们才想起还有这么一个孙悟空。     后虽通过天宫人事部部长太白金星先生活动,勉强给补了个缺,不过是玉皇大帝老先生马棚(记得这可不是动物园)里的一个小兽医兼饲养员,尚美其名曰:弼马温(避马瘟)――一个有着十分浓重的种族歧视味道的空头衔。     想来那玉皇同志授衔之初,以为孙悟空既非名门之后,亦无万贯之财、更没海外关系,能够从凡间平头百姓位列仙班,也该“知足常乐”了,夫复何求?故尔草草,把一降龙伏虎、捉鬼擒妖的高材生当作打杂的焦大使唤。“养马者,乃后生小辈、下贱之役”――这还不叫人窝火么?     难怪悟空心头火起,咬牙大怒,连叫:“不做他、不做他、我将去也!” 辞职不干,拜拜,回家去也,谁希罕你这口呕气饭!(你从哈佛大学计算机专业留学归来,让你去扫一辈子厕所,你说还干不干?)     这下可不得了,小小一只毛头猴子居然不服从组织意见,闹情绪自个说了算,一走了之,岂不叫干部们没了面子,仙界同志们旋着大队人马,成立“专案组”,准备修理之。此时悟空才把本事展,小试牛刀(回家之始虽与混世魔王打了一架,但没打出水平打出风格,因为那魔王太窝囊了),把一身降妖除魔的真功夫在巨灵神和李天王父子身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屡挫其锐,最终迫使玉皇老先生不得不接受孙悟空的条件,在停战协议上签了字。     可惜的是,这些神仙同志们依然自恃有头有脸有屁股,乃复虚晃一枪,临时成立一个蟠桃园管理局,因人设事,将威风凛凛的美猴王打发去,授一个空头衔(齐天大圣)、盖一座写字楼(鲁班等人设计建筑的齐天府)、设两个办公室(安神、宁静司)、配几个小秘书(若干名仙女)、没半点事情做(整天价东瞧瞧西望望,转悠转悠),无一分工资拿(太白金星部   长所谓的“有官无禄”也),可谓有名无实之至矣!     ――都是仙界同行,诸多小神,甚至连天蓬元帅(就是后来那个“越堕落越快乐”的猪八戒先生)这个酒色之徒都可以参加王母娘娘的蟠桃园国宾馆招待会,而堂堂皇皇的“齐天大圣”却被拒之门外,连请贴也不发一张。这又难怪悟空心里不平,发点牢骚,偷吃西王母几个桃子,李老君几粒保健药丸,虽嫌渎职,情有可逭。    然而这下可乐坏了玉皇老儿,盖他正愁找不到机会收拾这只“泼猴”,你想一想:让最喜欢吃桃子的猴子去看管天上人间最好吃的桃子,犹如让一只馋嘴猫咪去看管一盘香喷喷的薰鱼一样,跟我们今天让一个同志握着大把大把的权力要求他靠保证民主廉洁的想法相较,又能好到哪步田地呢?     虽说那孙猴子手下有两个办公室监督,却是老部下、小秘书,纪委一样的摆设,又奈其何哉?这样一个人事安排,倘非玉皇大帝老同志头脑发热,满口柴胡,则十足一个“美人计”式的陷阱,或者两者兼有吧――天幸这猴头到底忘了原则、乱了阵脚,送上门来,可别怪咱师出无名。     于是广请诸路神仙,动警察(邓天君等人)、调军队(李天王诸将), 号召天兵天将、布下天罗地网,对孙悟空的大后方――花果山根据地进行了四次大规模“围剿”,叵奈这些仙人们手中的本领总是不及他们口头的大话那般威风凛凛。最后只得托人情、找关系,借如来爷爷之手,擒了悟空,压于五行山下(比19世纪的中国人还多两座大山)。     啊呀呀!这一压就是五百年呢!饥餐铁弹、渴饮铜汁,连“不准虐待俘虏”的基本人权都不能享有,你说可怜不可怜,而这场官司,细究起来,玉皇大帝不重人材是因,齐天大圣后头乱来是果,却偏叫孙悟空一个顶缸,岂非不公平乎?     500 年刑满释放,观世音女士爆发了她在世人心目中一惯仁慈善良的菩萨心肠,给孙悟空找了一个工作――保护他以前的老同学唐朝和尚陈大先生却印度“取经”。     “取经”者,我们常说的公费旅游之谓也;而“保护”者,即今行有警车开道、睡有警卫值勤,兴师动众前呼后拥之谓也,旅游配警卫,至少局级以上待遇,唐僧当然安逸得紧。     然对孙悟空而言,名曰旅行考察,实则劳动改造,盖就事论事,让悟空去印度,不过小菜一碟,一个筋斗云,航空旅行一次可也,然而偏是随那个除了会念“阿弥陀佛”的空话套话无用话(差一点也成了“四话(化)”干部)之外就什么也不会的奶油小生唐大和尚徒步旅行。一路上穷山恶水、虎豹豺狼、妖魔鬼怪、土匪流氓、美女洋房,岌岌乎危哉!非有大智大勇大本领之人,何堪负此出国考察大任?    然而就是这个屁本事没有的唐大和尚,因是大老板如来爷爷的学生、当权派观音女士的同学,总统府太宗皇帝的兄弟就偏偏做了领导,堂而皇之“一把手”也,既无作战能力、又没斗争经验,听到虎叫腿直抖,看到血流脑发晕,自以为是,错把“白骨精”当花姑娘、误认黄眉怪为佛老爷,难怪一路上险象环生、死去活来。情理中事也。     只可惜那齐天大圣孙悟空英雄一世,跟了窝囊的唐僧自己也跟着窝囊。 盖悟空再了不起,亦不过一无权无势无资本的小毛头耳;唐僧再不咋的, 因为“上头”有人罩着,一个金箍、几句咒语,老早可以(象我一样) “瞎指挥”一阵子了。     于是乎火眼金睛不及凡胎肉眼、千钧金箍棒不及九环锡铁杖、降妖伏魔的齐天大圣不及少不更事的奶油小生。一路波折、历时十四载,其效率之低,令人直拍桌子,而其中苦难、个中酸楚皆因这个无能的唐大和尚所致,一个低能脓包的国有企业厂长怀揣巨款、谁个不想捞一把?――却只是苦了那猴急的孙大圣,慢慢磨灭了个性,渐渐亦不可爱而可怜矣,君不见,那孙悟空后来不也变得规规矩矩了么?     取经归来,功德圆满。论功行赏,孙悟空出力最多,贡献最大,理应大红花戴得最多,唐僧非但无功于旅行,反而是个包袱,不到法院去一趟恐怕很难给人民个说法,不好交待。然而偏是这个无用的包袱却跃居排行榜之首,位列孙悟空之上,而且居然还被评上什么“优檀功德佛”的荣誉称号――啊呸!屁的功德!他有何“功”?他有甚“德”?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如来爷爷屁股里夹的什么屎。     一代天骄孙悟空因为出身贫微,即使艰苦奋斗,位列仙班,亦不得恣其心志、畅其才华,反而时时挨整、处处受夹,直叫人呼抱不平。静心一想:这能怪得谁呢?谁叫孙悟空是个石头里蹦出来的没爹没娘的瘦猴子呢!
幽默幽默爆笑笑话-悟空传
  四个人走到这里,前边一片密林,又没有路了。 
  “悟空,我饿了,给我找些吃的来。”唐僧往石头上大模大 样一坐,命令道。 “我正忙着,你不会自己去找?……又不是没有腿。”孙悟 空拄着棒子说。 
  “你忙?忙什么?” 
  “你不觉得这晚霞很美吗?”孙悟空说,眼睛还望着天边, “我只有看看这个,才能每天坚持向西走下去。” 
  “你可以一边看一边找啊,只要不撞到大树上就行。” “我看晚霞的时候不做任何事!” “孙悟空你不能这样,不能这样欺负秃头,你把他饿死了, 我们就找不到西天,找不到西天,我们身上的诅咒永远也解除不 了。”猪八戒说。 “呸!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个猪头说话了!” “你说什么?你说谁是猪?!” “不是,是猪头!啊哈哈哈……” 
  “你敢再说一遍!”猪八戒举着钉耙就要往上冲。 “吵什么吵什么!老子要困觉了!要打滚远些打!”沙和尚 大吼。 三个恶棍怒目而视。 “打吧打吧,打死一个少一个。”唐僧站起身来,“你们是 大爷,我去给你们找吃的,还不行吗?最好让妖怪吃了我,那时 你们就哭吧。” “快去吧,那儿有女妖精正等着你呢”孙悟空叫道。 “哼哼哼哼”三个怪物都冷笑。 “别以为我离了你们就不行!”唐僧回头冲他们挥挥拳头, 拍拍身上的尘土,又整整长袍,开始向林中走去。刚迈一步, “嘶啦”长衫就挂破了。 “哈哈哈哈……”三个家伙笑成一团,也忘了打架。 这是一片紫色的从林,到处长着奇怪的植物和飘着终年不散 的青色雾气,越往里走,脚下就越潮湿,头上就越昏暗,最后枝 叶完全遮蔽了天空,唐僧也完全迷路了。
  “多么有生机的一片地方呀,这么多不同的生命!”唐僧高 兴的说。 “谢谢!”有个声音回答他。 唐僧一回头,看见一颗会说话的树,紫黑色树干上有两只一 眨一眨的眼睛。 “真是惊奇,生命是多么奇妙啊,让我摸摸你,你这土里的 精灵。”唐僧伸出手去,欣喜的抚摸着树干。 那树干上泌满紫色的汁液,摸上去湿滑无比。 树很惬意的接受着抚摸,它的几万下垂的分枝都不禁舒畅的 摇动起来。 “呵,有几万年没有人摸过我了,从前……几千年前吧,有 一群猴子在我身上戏耍,后来他们都不知哪去了。那时我还没有 眼,只能感觉到有很多会动的生灵在我身边说话,唱歌,我看不 见,也不能动,但我很幸福。现在我终于长出了眼睛。可是他们 却不知哪里去了,不知哪里去了。” “他们死了。”唐僧说。 “死?死是什么?” 
  “死就是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感觉不到, 什么也不会想,就象你未出生时一样。” “不,不要死!也不要孤独的生活。” “你还可能活很久,你还没有手,没有腿,以后都会长出来 的。” “我花了十万年才长出眼睛,我再也忍受不了那么漫长的等 待了,我现在就想去摸一摸身边的同类,摸一摸你,你身上的气 味真使我心醉。” 
  “我已经很久没洗澡了。对了,你没嘴,你用什么说话?” “我用这个。”怪树抖了抖它前面的一根枝条。 那上面有一张人的嘴。 “这不是你自己的。” “没错,是我捡的,三百年前有一个人在这里被吃了。剩下 了这个,我用我能滋润万物的树汁浸泡不使它腐烂,又费了几十 年的时间才长出枝条检起它。” 
  “这可不好,你投机取巧,不是你的,就要让它还给来处。” “你不想知道那个人为什么被吃吗?” “是因为看见了你的缘故吗?” “是。” 忽然唐僧发现自己的脚不知什么时候已被藤蔓缠住了。 他背后响起了低沉的呜嗷声,唐僧闻到一股腥气喷到他的脖 子上,但他无法回头。 “把他的手留给我,我喜欢那双手。”怪树说。 “别人吃剩的你也要,做妖做到你这份上,是我就一头撞死 算了。”唐僧说。 “如果我有头的话,我会考虑的。” 
  有双爪子搭上了唐僧的肩头。 怪树说:“等一下,我想最后再和他说一句话,我有了这张 嘴后,这是第一个能和我说话的。我很感兴趣研究一个人被吃时 的心理活动是怎样的。” “你哪那么多废话?早死早超生,我才不怕呢。”唐僧说, “你真想听我最后一句话?” 怪树上下晃晃枝叶。 
  “好吧。”唐僧深吸一口气,突然大叫道: “救――命――啊!!!” “师父又在叫救命了。”猪八戒说。 “别理他,老这样,总玩不腻。”孙悟空看完了晚霞,从怀 里掏出一只腿来吃。 猪八戒盯着他:“你在吃什么?” “猪腿。” “我――宰――了――你――!!”猪冲上来,一把抱住猴 子。 “嗯。”沙和尚睡梦中翻了个身,“砍……砍死他……”又 睡死了。 “你叫了十七句了。我只让你说一句的。”怪树盯着唐僧。 “你为什么流水?” “树爷爷,其实我真的很怕。我还年轻,才活了二十几年。” “你活了二十年就有四肢五官,我活了几十万年才有一双眼, 为什么?” “当人是要几百次轮回才能修到一次的,我等的时间不比你 少,就让我多活几百年吧。” “我要放你,你还会离开我,剩我一个人,不行。” 
  “我不走,我以我大徒弟孙悟空的名义发誓,一辈子留在这 儿直到你死……后边的那位不要舔我好不?我很脏的。” “孙悟空?好象听过,唉,不记得那么多了,你还有徒弟?” “是啊,我二徒弟猪八戒很胖的。” “那你再多叫几声。” “师父已经在叫第一百三十四句了。”猪八戒说,“你还不 去堵上他的嘴?” “你先叫爷爷。”孙悟空说。 “你休想……哎呀!有种把脚从我背上拿走我们再打!” 
  “打成这样还不服?小样我就不信还制不了你!” 砰砰啪啪?#%―*?!%! “咳,能不能让我喝口水再喊?”唐僧问。 “算了,他们可能早跑了。” 
  “等等,我好象听见杀猪的声音。”后面的怪兽说。 “是了是了,那一定是我两个徒弟又在打架。”唐僧说。 “不管,我先吃了你,再去找他们!” “不要哇,你们怎么能这样,坐下来一齐谈谈哲学多好啊, 要不我出个迷语给你们猜吧。‘莲花未出生时是什么?’” “啊!”忽然怪树和怪兽发出惨叫,嘶嘶的变成了一团白烟。 
  “咦?”唐僧问:“你们怎么了,不好意思,我出的题是难 了点。” “莲花未出生时,还是莲花。”忽然一个女孩子的声音说。 唐僧回过头去,一个绿衣的女孩笑嘻嘻站在那里,她有一 头飘然的长发,身上的衣服却是用最细的银丝草编成,闪闪发亮。 “女施主你好漂亮啊!”唐僧说。 “原来你是个好色的和尚。” “不是不是,只是出家人不能说谎的。” 
  “如果你不是光头,一定很讨女孩子喜欢的。” “难道我光头的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