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笑的笑话精选幽默笑话大全

爱情幽默爆笑笑话-最尴尬的第一次约会
  某少女开始述说著她的第一次约会:尤记得那是严冬的时节,很冷且下著雪…男伴约了她去滑雪。那是白天的活动,无需过夜。毕竟两人还是陌生的,之前也不曾相识。    总得来说,第一次的相约出游,虽然还蛮有趣,却也无太多的刺激,直到午後回家的路上。在下山的途中,少女开始後悔临行前不应多喝了那杯拿铁…车子目前已行驶在一片的荒野中,而距离下一个( 有厕所)休息站至少仍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男伴体贴的建议她稍加忍耐,她也只能勉强的接受了。    不幸的,风雪越演越烈,车速也就越来越慢。终於,少女不得不对男伴说,请将车子停在路旁让她解放,否则车子前座可要遭殃了。    车子一靠边停,少女几乎是用冲的跳出车外,就在车旁少女二话不说扒下裤子立时展开泄洪行动。由於道路积雪不平,为了舒服一些,少女於是将其屁屁倚靠在车子的後防撞杆上,方有办法蹲稳。她的同伴站在路旁为她把风,并展现了绝佳的绅士风度,全无偷窥的意图。    虽然此时此景不免难堪,但少女这时能感受到的唯有解放後的轻松与舒坦。    然而完事後,少女很快的有了新的感受。她要起身拉起她的裤子时,却赫然发现自己的屁屁已牢牢地黏贴在防撞杆上。少女脑海中立刻想起若强力拉扯必会造成血肉脱离的画面。很显然的,严寒的气候再次为她制造了新的问题。一时间,少女不禁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对於男伴等候不耐烦而幽默的询问:“不会吧?怎麽这麽久?”    少女只好无奈地回答:“屁屁冻黏在防撞杆上需要协助……真的。”    在男伴转身的那一刻,少女赶紧用外套掩盖自己,并投以绝望无助的眼神。男伴一看,先是短暂的错愕,接著马上是一阵的暴笑。    少女也被感染,陪著一边吃吃的笑。    好不容易两人停止了笑声,也就开始研究如何来解决眼前的困境。    虽然情况的确相当荒唐滑稽,但问题仍不容忽视。    两人都同意需要用点什麽热的东西暖暖冷屁屁和冰冻防撞杆,才有办法将这两样东西分开。可是,荒郊野岭的,那儿去找温暖的东西呢?    两人也都同时想到,最初是什麽样的原因导致少女陷於目前的处境,两人同时也很快地对解决方案达成了共识。於是,少女别过头去,而她初次相约的男伴,开始拉下裤链,对著她的屁屁- -开始尿尿。    救援行动成功,两人回到车上。    剩馀的途中,两人不曾交换太多的对话。    虽然有过了“亲密接触” ,但两人事後却再也没有联络。
幽默幽默爆笑笑话-白雪公主
  广大的庭院 ,雪花纷纷,一切的景物像是由天覆盖上一层美丽的白纱。回廊上的一位华服男子却是无心欣赏这上天所赐的美景,焦急的在他娇妻的「产房」外徘徊。 
『哇~~~~』一阵响亮的哭声从房中传出,那男子闻声先是愣了一愣,冷峻的脸庞再也藏不住心中的喜悦。正当他要推门进房时,『轧~~~~』的一声门已经被产婆拉了开来。她那令人不敢恭维的老脸露出了谄媚的笑容。 
『恭喜王爷,贺喜王爷,王妃生下了一千金???』话没说完,那位被称为王爷的男子已闪过那产婆的纠缠,快步前往爱妻的床 。美丽但娇弱的王妃在婢女扶持之下接过了刚刚诞生的女婴,望了望窗外的雪景及房内几上的玫瑰,喃喃自语的说『希望这孩子的肌肤能有白雪的白,唇能有玫瑰的红???』说完就昏倒在王爷的怀里。 
十六年後??? 
荣王府的庭院传出了阵阵怠铃般的笑声,一群丫环正在院子互掷雪球玩乐,嘻嘻哈哈的闹成一团。一旁凉亭中坐著一位极为美丽的绝色少女。乌溜溜的长发衬托出她那雪白娇嫩的肌肤;姣好的脸孔有著水汪汪的的眼睛和小巧高挺的 子;令人最难忘的是那玫瑰花般的朱唇。这亭亭玉立的下凡天仙正是本故事的女主角,荣王爷唯一的掌上明珠 ─「白雪公主」。她身後的奶妈正在奇怪这平常活泼可爱的公主殿下为何在她的十六岁生日这天闷闷不乐时,她开口说话了:『刘嬷嬷,我娘她是怎么去世的?』 
刘嬷嬷吓了一大跳,小声的制止白雪公主:『公主殿下,王爷王妃有令不准 ???』 
『别跟本公主来这套,老是王爷有令、王妃有旨的,想到那王妃,本公主就 ???』 
原来当年的王妃在生下白雪公主後三天就去世了,现任的王妃则是当年王爷在外头的小妾。本来就是三姑六婆七嘴八舌兼看公主脸色过日子的老奶妈在半推半就下就说出她那长舌妇版的王妃难产记,其中自然加油添醋的加上众奴婢口传的深宫密闻:甚么有人收买产婆下毒之类的八卦新闻啦~产婆是邪教的信徒的小道消息啦~反正那产婆至今仍下落不明,恐怕也已死无对证了,就让刘嬷嬷去说吧! 
『听说你对前任王妃的死很有意见是不是?』冷冷的声音在王妃房中响起,这富丽堂皇的卧室给人的却是冰冷无情的感觉。刘嬷嬷俯跪在冷冰冰的地上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的直发抖,过一阵子才敢战战兢兢的回答:『王妃饶命,奴婢不敢???』面向镜子的盛装贵妇冷哼了一声,又吓得刘嬷嬷一身冷汗。 
『白雪公主已年整二八,也不 要你这老婆子在那唠唠叨叨了。念你年事已高,本宫就送你一程吧!来人呀!把她给本宫送进炼丹房去。』 
『王妃开恩呀~~』刘嬷嬷磕头如捣蒜的苦苦哀求却还是被无情的侍卫硬扯到炼丹房「炼丹」去了。 什么丹药要一个老奶妈来做材料,难道是「通乳丸」!?  
王妃再度看了看镜中冷艳无双的自己,依依不舍的按下镜框上的密钮。『魔镜呀~魔镜!谁是这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说也奇怪,镜中王妃的影像渐渐地模糊了起来,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神秘人影。 恐怖哦~~恐怖到了极点哦~~ 镜中人影阴森森的声音不知从何处传来:『嘿嘿嘿~这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当然是王妃? ??咦!等等这是???好标致的美少女呀???』 
『藏镜人!你在说啥咪碗糕?这世界上怎么有可能会有人比老娘???不? ??
本宫还要美丽?』一向阴沈的王妃在盛怒之下露出了本性,不由自主的将手中装有减肥茶的进口高级茶杯捏了个粉碎。这是多么阴狠的指力呀!难道这养尊处优的王妃竟是个深藏不露的武林高手! 
『这不是???宫泽不理惠的写真集吗?王妃娘娘,她的身材可比你好?? ?唉呦!』 
『你最好给本宫认真一点,不然别怪本宫手下不留情???』 
『王妃息怒,您也知道镜子里的生活实在是太单调了,属下也总要找点乐子呀???言归正传???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当然是???咚咚咚咚咚咚(鼓声) ???王妃???的女儿「白雪公主」!这白雪公主可是肤白如雪、唇红??? 王妃?王妃?哇~王妃息怒呀!』 
王妃惊闻此次落选,怒极攻心,战斗力直升上万,举掌就往魔镜拍去!就在藏镜人面临镜毁人亡的悲惨局面时,藏镜人急中生智大叫:『麻源彰晃教主有旨!』 
王妃闻言,却苦於无法撤回掌力,百般无奈下只好奋力转移目标,玉手轰的一声击在魔镜旁的墙壁上。坚硬如石的墙壁竟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裂痕! 
死里逃生的藏镜人心有馀悸的暗想:『好霸道的「百裂碎镜掌」!好在你老子我脑筋动得快,不然不死也重伤!』 
『若是教主没有什么重要的命令,你就等著尝尝本宫「百裂碎镜掌」、「千蛛万毒手」和「蛇毒阴柔指」等三大杀招的厉害吧!』王妃心不甘情不愿的跪下接旨,顺便狠狠的瞪了藏镜人一眼。藏镜人忍住全身的寒颤,清了清乾渴的喉咙说道:『麻源彰晃教主有旨,在时机成熟时,王妃要入宫毒杀皇帝及皇太子,并和其他已被蛊毒控制心神的文武大臣共同推举荣王爷登基为本教的傀儡皇帝,以便未来好发扬本教教义!』 
『荣王爷已中本宫的「迷?蛊」,对本宫是言听计从,只是不知何时才可行动?』 
『麻源彰晃教主有旨,由於本教总部正全力发展沙林毒气并与韩国邪教教主共同举办一连串的「非常男女」、「我爱红娘」等集体配对结婚的活动,现在无能力造反,只好将计画延至一年後举行。』 
『一年後!?那你现在在罗嗦个啥么劲儿啊?』 
藏镜人心想:『如果现在不说出来,恐怕以後就没机会说啦!』,口中却扯开话题:『王妃娘娘???今天天气真好,不,我是说属下有一计可以让您重登中国妹妹宝座???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你是说泼硫??这太过卑?无耻下流 脏下贱了吧???不过???我喜欢???呵呵呵呵~~~最好再把她的丑脸臭头砍下来让本宫作夜壶,呵呵呵呵~~~ 本宫真是美若天仙、毒如蛇蝎呀!哈哈哈哈~~~』藏镜人心想:『王妃最近好像有点不太稳定,老子最好赶快另谋出路???』 
『公主殿下,您快逃吧!狠毒的王妃其实是邪教的妖女啊!』对老奶妈无情的侍卫忽然又对美丽的公主热情了起来,并将邪教的计划全盘托出,若不是不忍看她那绝世的容貌毁於一旦,就是在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吧!〈平平是查某人,待遇那 差这么多?──请用台语〉 
『那你怎么办呢?』白雪公主吃惊的问那本来要刺杀她的侍卫。那侍卫大概为了在刚刚开始对他另眼相看的梦中情人面前显示出他不凡的英雄气慨,挺胸说道:『公主请放心,看!我把这头山猪泼上硫?,像这样,再一刀,嘿!剁下它的死猪头!不就可以交差了吗?哈哈哈!我真天才!』〈你当王妃是那猪头吗?那么好骗!〉白雪公主是又感动又好笑,想了想後说道:『若是以後能再见面,奴家一定以身相许???』〈反正也不会再见面,就让这癞蛤蟆临死前高兴一下吧!〉 
『你当我猪头呀!说谎也不打草稿,拿个毁容口蹄疫猪就想骗过我这冰「血」聪明的大美女!来人呀!把这侍卫带下去剁掉作肥料!顺便把这猪脑拿去炖一炖,好让本宫补一补脑。』〈这王妃是越来越失常了!〉王妃等到众人退下去以後,赶紧追问魔镜:『魔镜啊!魔镜!这白雪公主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藏镜人现在不在,请在哔一声後留言,谢谢!哔~~~』 
『哇咧~@#$%^&*@???』 
〈由於藏镜人害怕王妃再继续失常下去会发生惨剧,便趁王妃不注意时落跑到欧洲,据了解被某小国的王后收留而参与西洋版白雪公主的演出,还获得奥斯卡最佳男配角提名???〉 
王妃痛失了引以为赖的卫星导航系统,一时无法追查白雪公主的下落,因而让白雪公主顺利的逃出王妃的手掌心。王妃无奈只好向教主另外申请较新版本的 Mirror 2000。但是由於经费不足,只收到了 Bug 很多的Mirror 95。这先略过不提,我们先来看看白雪公主那边的故事情节发展的怎么样了。 
话说,白雪公主披星戴月、马不停蹄的拼命逃跑,路上巧遇不少想逃离强权迫害的民运人士,本想和他们一同逃往一个叫台湾的海岛,但是又不甘心无故遭到王妃的迫害,丧失了堂堂公主的身份。另外,又怕逃过了头,故事中的白马王子来不及英雄救美???心中比较了一下还是躲入森林等人来救好了。 
这天,白雪公主逃到了森林里的小木屋,对於这几天以来的逃亡生涯感到身心俱疲、疲惫不堪。一看到屋内的三张床,忍不住就要躺下去???嗯,第一张床太硬???嗯,第二张床又太软???嗯,还是第三张床刚刚好??? 我呸呸呸!什么跟什么呀!对不起,时代久远,情节有点混乱???再来一次 话说,白雪公主一看到屋内的七张小床,就昏昏沉沉的窝在其中一张床上睡著了??? 
『老婆大人,我真的真的不认识她呀!』 
『骗肖!你不认「束」她,她怎么会「碎」在你的床上?这就叫「置垂奸在床,还想抵赖!顶夜壶!跪算盘!』 
白雪公主在睡梦中迷迷糊糊隐隐约约的好像听到两夫妻的对话和一群交头接耳对她评头论足的人的声音。 
哗啦~白雪公主一下子被一桶水泼醒了。 
『「梭」!你这狐狸精「速」怎样搭上「偶」相公的!』一个身材极为早熟的女孩用著更年期泼妇的声音 兼台湾国语 指著白雪公主破口大骂,身旁还有六个穿著老气的男孩一 打量著她。 
娇生惯养的白雪公主那曾受过如此委屈,想起这几天以来的悲惨遭遇不由得悲从中来,眼眶一红,珠泪一滴滴的顺著她无瑕的脸颊流了下来。香肩也因为哭泣而不住的颤动,俯床痛哭的白雪公主显得更是楚楚动人。刹那间,七个大孩子都慌了手脚。一个满头白发的男孩用著苍老的声音说话了:『七号,汝最会说话,快叫伊不要哭!』 
他们当中一个英俊的男孩赶快坐到床边,问起了白雪公主的身世。 
『什么!邪教妖女当上了王妃!那怎么可以,我们乃正义之士,这件事绝不能袖手旁观!这麻源彰晃真是太张狂了,竟不把我们这七个隐居世外的当年七大高手放在眼里!』七个大孩子勃然大怒, 声骂道。白雪公主早已收起了泪水,听到这七个孩子如此大言不惭,露出一副「我才不信」的表情。 
那泼妇的相公见状道:『若非好汉不提当年勇,把我们当年的名号抬出来非吓得你屁滚尿流不可。不过我们现在都隐姓埋名,不想再引人注目』,那满头白发的「男孩」赶忙自我介绍:『吾乃长江一号是也!』〈这名字还真不引人注目呀!〉长江二号像是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莽撞「男孩」,三号则是刚跪在算盘上顶著夜壶的「英雄好汉」。 
那「女孩」见到是场误会连忙陪笑道:『「偶」就是最「水」的长江四号啦!刚才「歹势」啦!』 
应该是长江五号的那个人装绘说:『别以为我是什么长江五号,我才没那么逊,我叫「霹雳五号」』顿时嘘声四起。 
等到现场稍微平静下来时,一个清秀的男孩子接著自我介绍:『奴家乃是六号,也是「零号」,嘻嘻』说完靠在英俊的七号怀里笑得花枝乱颤。 後者抚弄著六号的「秀发」,笑道:『我就是七号,也是「一号」』,白雪公主听得满头雾水,但见他们俩暧昧的样子,也就似懂非懂了。 
这几个言行老气的大孩子原来真的是数年前的七大高手。听他们说,他们是因为一起练了天山童姥的「六合八荒唯我独尊神功」而走火入魔,身体才越练越年轻,练到今天变成了七个十三四岁的大孩子。七人武功最强的首推当年俊美无双的六号,只因他另有奇遇,获得了历代大内总管相传的武功密笈 ─ 「葵花宝典」。也因为他「欲练神功,挥刀自宫」,又遇上英俊潇洒兼自小不近女色苦练「九阳神功」的七号,两个人一拍即合才变成今天这副德性。 
七个人开过高峰会议後,终於决定让白雪公主留下来,以免王妃再度追来;凑成八个人後,晚上也可以开上两桌,再也不会有「三缺一」的遗憾了。 
另一方面,邪恶的王妃奸谋得逞,已经升级为邪恶的王后,王爷在她的控制之下也登基成为真理教的傀儡皇帝。这日,王后又在她如今更加金碧辉煌的冰冷卧房欣赏著她所订购的「Mirror 95」:新的镜框雕工细致,开机後,浮云朵朵先浮现於镜面上,看得让王后是心花怒放。问起白雪公主的行踪,也很准确地指出是在离京城百里之外一个巨大森林。王后露出满意的微笑,举起全新的马克杯遥向总坛的采购部门致意。但是问到在森林的何处时,镜面却忽然出现了一个小视窗:『这个程式执行的作业无效,即将关闭!』 
『他X的!』盛怒之下的王后,玉手用力,又将马克杯捏了个粉碎。(好惊人的指力呀!) 
『教主特使到!』王后的亲信将远从总部运送魔镜来的专人带了进来。那人看到遍地的粉末和魔镜的画面,便立刻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此时背对著他的王后战斗力已上升上万,只听她冷冷的说:『你是哪个部门的,给哀家报上名来!』那人先不慌不忙的向王后解释「Mirror 95」的不稳定,并保证下座加装了 128MB记忆体的「Mirror 98」一定会令她满意;为了表示总公司的诚意还会免费帮她安装「Mirror Plus 98」。使得王后再度心动想向他下一个新的订单,转过身来,却吓了一大跳。原来这个特使的脸居然是一边黑一边白。 
『有那「藏镜人」,怎么会没有我「黑白郎君」呢?哇哈哈哈哈哈哈!』黑白郎君看著大吃一惊的王后仰天长笑道。 
镇静下来的王后十分高兴,告诉了黑白郎君有关与白雪公主的问题。黑白郎君拿出一台「Mirror CE」掌上型魔镜自信的说道:『王后娘娘,为了展示本公司完善的售後服务,就由在下去为您追杀白雪公主吧!』 
『此事若成,哀家定有重赏!』王后说完,又忍不住下了几张订单买了「Mi rror CE」和一堆周边配备。 
这天,白雪公主独自在森林里练习七大高手所传授给她的一些基本护身武术。忽然发现面前出现了一个脸一半是黑色一半是白色的怪人。花容失色的白雪公主跌坐在草地上,只听那人说道:『妹妹,有没有兴趣加入保险呀?』(钱歹赚,黑白郎君除了卖魔镜外还顺便兼差拉保险) 
『开什么玩笑,本公主还那么年轻,干嘛要加入保险?』白雪公主好不容易回过神来,才拍拍裙子上的沙土站起了来。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你可知道本座就是当今王后所派来杀你的高手「黑白郎君」?』说完又忍不住的仰天狂笑了起来。 
『黑白配!男生女生配!』白雪公主攻其不备,使出新学绝技,口念真言,挥掌击向黑白郎君。黑白郎君也不愧为布袋戏里的一代高手,虽然被攻的措手不及,还是在千钧一发之№以一招「黑白乱走」避开白雪公主的偷袭。 『你??你???不要脸!敢偷袭本座!』黑白郎君口中叫骂,双手连连使出杀招,可惜接招的人已换上闻风赶来的长江六号。六号口中娇喝,手中绣花针针针攻往黑白郎君身上大穴。长江七号也守在一旁以防「娇妻」失手。不久,其馀五人也一一赶到,一字排开站在白雪公主前面保护著她。黑白郎君面对一招快似一招的六号,自知不敌,只能以「黑白乱打」勉强抵挡,又见敌众我寡,长叹一声,束手就敲矗 
『看在汝的师父是老夫旧识的份上,这次就放汝一马。六号,让伊去吧!』长江一号接著对黑白郎君附耳说了几句话,黑白郎君面露惶恐之色,对这七个「小孩子」变得是毕恭毕敬,使得白雪公主也对他们另眼看待。 
黑白郎君也虚心的向白雪公主问道:『不知公主殿下刚才用的是什么招式来著?』 
白雪公主得意的说:『这「黑白猜」是五号教给本公主的???』 
黑白郎君闻言大喜,他行遍天下就是为了寻找一门适合他的武功 当然也为了扩张业务 。他立刻提出买下这武功的专利,然後开了张支票给霹雳五号。临走前还留下了名片和产品目录,才高高兴兴回总公司去了。 
王后收到了黑白郎君从魔镜传来的 E-Mail,得知白雪公主有高人相助,心想:『如此一来,哀家只有智取了???对了!下毒!呵呵!哀家可真是冰「血」聪明呀!呵呵!』 除了下毒你还有别的本事吗?贵教教主也只有一招沙林毒气而已。 王后当下动手准备了一颗漂亮的毒红苹果。一时兴起又做出了橘子、香蕉、葡萄、芒果、哈密瓜、、、。最後准备了整整一篮的水果要去毒死白雪公主。 我看撑也撑死她了,何必要下毒! 王后决定亲自出马到森林小屋去。经过精心的伪装,妖艳动人的王后便化身成一个毫不起眼,穿著破旧的老太婆。 
『呵呵呵!有谁会想到哀家就是那艳名远播的王后呢?呵呵呵!』 她又忘了吃药了??? 王后坐著马车,带著大内高手及大群侍卫,浩浩荡荡的「秘密微服出巡」了。 她的伪装到底有啥屁用?  
白雪公主看了看带来了高级水果礼盒却又宣称孤苦无依、饥寒交迫的老太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