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马年笑话精选幽默笑话大全

幽默幽默爆笑笑话-少年七大寇(五)
五、进攻第一刀      七月的下午,骄阳如火。暴烈的阳光晒得一切都昏昏沉沉的。  刘家大宅的后花园里,刘满堂在树阴下作着午后的小睡。四  名彪型大汉护立在四周,全神贯注的警戒着。  一阵纷乱的脚步声从拱形的圆门处传来。  “刘爷,刘爷”一名高瘦的男子快速的来到刘满堂跟前。  刘满堂稍稍睁开了惺忪的睡眼,他最恨睡午觉的时候被人吵  醒,所以脸色极不好看。  “什么事?”  高瘦的男子擦了擦满头的大汗,结结巴巴的说:“刘爷,日  本山口组求见”  刘满堂一听之下,立刻锁紧了双眉:“来了多少人?”  那高瘦的男子名叫马玉龙,是天龙堂的内务总管。平时一向  沉着冷静,很少像今天这般慌张。  “只有一个....一个人”  “哈哈哈。那有什么好怕的,叫他到这里来见我!”刘满堂听  见对方只有一个人,顿时放心下来。  他最近和香港几大堂口正秘密联合起来,准备对付猛龙过江  的山口组。由于他天龙堂兵多将广,而且又位处中环,论实力可以算  得上是港九第一把交椅。所以在这次大联合中扮演着最为重要的角色。  他本人则是港九联盟的总指挥,正是处于风口浪尖的位置。  所以他近来一直都很小心,无论到哪里都有四个贴身保镖跟随。  站在他身边的四个保镖个个身怀绝技。  于刚,快枪手,可在6秒之内连发6枪击中50米外的靶心;  陈伟,大圣劈挂门一流好手,一掌劈下,可断砖12块;  李连,鹰爪拳高手,曾以一人之力大战20名好汉而胜出;  铁华,西洋拳好手,左拳322磅,右拳355磅;  “可...是”马玉龙似有话要说,但又不敢开口。  “老马,到底怎么啦?”刘满堂心里有些奇怪,因为马玉龙很  早就已经追随他左右。对他向来敬若神明,从不敢在他面前隐瞒任何  东西。  “刘爷,我总觉得,这日本人邪得很,恐怕刘爷亲自见他不太  合适”马玉龙似乎鼓足勇气,终于一口气把话说完。  “邪?哈哈,老马,邪岂能胜正乎”刘满堂大笑,好象忘了自  己也是黑道中人。  “叫他来吧,顺便让银氏兄弟也进来。”他吩咐道。  听到银氏兄弟之名,马玉龙的瘦脸一下子轻松了很多,好像  溺水的人忽然抓到了救生圈一样:“好,我马上去!”  刘满堂毕竟一代枭雄。心知老马的眼光一直都非常准,他既  然认为这日本人有鬼,那这家伙或许真有点邪门。为防万一,他叫来  了天龙堂的超级红棍王---银氏兄弟。  银氏兄弟一直都不怎么出名,只有刘满堂和马玉龙等少数几  个核心分子知道这对兄弟才是天龙堂最好的杀手。刘满堂向来把他们  看作自己的秘密武器。
刘满堂正想间,马玉龙的声音又告响起。  “刘爷,他来了”  刘满堂闻言便抬头看去。  身前5,6米处站着三个人。左右两边站着两位神情冷酷的中  年人,正是得力好手银氏兄弟。  而中间这人一身黑衣,就这么随随便便站着,却散发着一股  极其摄人的寒意。连烈日照在他身上都毫无作用。
刘满堂盯着黑衣人,没有说话。  “刘堂主,战还是降?”黑衣人忽然开口了,但他的汉语说得  非常生涩干硬。  “竟敢对刘爷无礼!”赢爪拳高手李连大声呵斥。  黑衣人嘴角稍稍牵了一下,算是冷笑。  “回去告诉你们组长,叫他滚回日本去!”刘满堂以比冰更冷  的语调答到。  毒热的太阳照在花园里,烤得泥地上冒起了袅袅的烟雾。但  忽然间,一股强烈的寒意从刘满堂和黑衣人之间形成。  “我明白了,刘堂主”黑衣人一共说了七个字,却已经发出十  四招杀手!  他猛然前冲,西洋拳好手铁华首先一记右直拳猛轰其面门;  黑衣人不闪不避,瞬间从他身边一溜而过。铁华倒下,肋下血光暴  现;  与此同时,银氏兄弟的飞刀早已出手,三柄飞刀不分先后,  插中黑衣人的背部,直没至柄!  于刚见黑衣人动,右手一弹,大口径“密林”保险已经打开。  忽然,他觉得右手好象一麻,正低头看去,忽觉头顶又是一疼,然后,  他便什么也看不见了。  铁华倒下,陈伟迅速挡在了刘满堂的身前;  于刚毙命,李连看准机会,急步上前,在一刹按间用五指牢  牢的锁住了黑衣人的咽喉!  银氏兄弟同一时间再发一十二柄飞刀,分射黑衣人的后脑,  背心。  李连一扣上黑衣人的咽喉,立刻发力,想把他的脖子一把捏  断。说时迟,那时快,他忽觉眼前白光一亮,那一亮的光辉似乎比太  阳更为耀眼。  然后他就看见自己的双手至腕处已被切断,尚在纳闷间,一  十二柄飞刀已到眼前!  黑衣人一刀斩断李连的双手,整个身型趁势向上一拔,越过  了李连的头顶,也躲过了身后必杀的一十二柄飞刀!整个人呈大鸟扑  食状向下扑击刘满堂!  陈伟眼见黑衣人居高临下,如电而来,竟然吓得忘了闪躲,  只眼睁睁的看着黑衣人的刀劈进了自己的额头!  前后不过几秒间,四大保镖全部毙命!而黑衣人虽然身中三  刀,却已经扑到了刘满堂的眼前!  黑衣人看着身下惊恐万状的刘满堂,大喝一声,手中的短刀  气势如虹般再次劈下!  两条银炼无声无息如幽灵搬迅速卷到,一条缠出了他握刀的  双手,一条缠住了他的双腿。银氏于千钧一发间终于缠住了黑衣人必  杀的一击!  双链同时用力一抖,黑衣人身在空中顿时失去平衡。刘满堂  见黑衣人整个身体扭曲在空中,连忙向黑衣人打出一拳!  少年时,刘满堂曾经一拳打死过一条纯种英格兰狼狗。  壮年时,刘满堂一拳打晕一位在中环街头撒野的欧洲中量级  拳王;  虽然他现在已近六十,但这一拳击出,竟隐含风雷之声,精,  气,神丝毫不减当年!  砰,一拳正中黑衣人的胸膛,其强大劲力把黑衣人的胸膛都  打得凹陷下去了。  银氏兄弟见状,借势再把银链一抖,将黑衣人的身体抛上半  空。同时间,二十四柄飞刀又告出手,直射向身在半空的黑衣人!  黑衣人中刀,翻滚,跌下!  啪的一声,等他掉下来的时候,身上已经插满了刀!  刘满堂见黑衣人跌下,始才喘了口粗气。银氏兄弟忙上前搀  扶。  这时候,马玉龙才刚刚率领了大批的帮众赶来。  “刘爷,这.....”马玉龙看着场中的惨像,一时说不出话来。  刘满堂疲惫的挥了挥手道:“留下黑衣人,把自家兄弟抬下  去好好厚葬!”  “好,好”马玉龙唯唯诺诺着,指挥着手下把四名保镖的尸首  抬了出去,场面没多久便清理干净了,只剩下躺在地中央的黑衣人。  “去检查一下黑衣人,看看有什么。”刘满堂经历了刚才激烈  的拼斗,连说话都觉得有点吃力。他不禁暗暗的叹息自己毕竟老了。
他看着一个帮众上前,俯下身,准备把黑衣人的身体翻转。  突然觉得心头一跳,猛感不妙!  就在此时,银氏兄弟,马玉龙,以及在场的几十名大汉忽然  看见一截明晃晃的利刃自那检查黑衣人的帮众背后标出。  众人皆是一愣,就在这一愣之间,这名帮徒的身体忽然朝后  倒飞。  踹飞了帮徒后,黑衣人竟然带着满身的飞刀站了起来!  银氏兄弟反应最快,几乎同时飞身扑向黑衣人,其余人反应  也不慢,紧随的跟上,似要把黑衣人活活挤杀于人群中!  面对着潮水般涌上了的人群,黑衣人如木石的脸上浮现了一  个绝望的笑容,大喊了一句日语,便拔出了身边的一样东西!  “轰”一声巨大的爆炸声,黑衣人竟然引爆了暗藏在身上的炸  药!  猛烈的威力之下,只见血雨和残肢满天乱飞,强大的气流把刘  满堂冲得跌向内堂。
第二天的清晨,七大寇的年轻首领“飞侠”正在海边练拳和吐  纳。他喜欢这样,因为晨风,旭日,海浪总是让他心情愉快,精神饱  满。  “大哥,好事情来了”一条健壮的身影从远处跑来。  飞侠收起了拳势,着眼望去,来人正是小兄弟“黑豹”  “有什么好事情?”飞侠微笑道。  “天龙堂的刘满堂有请大哥”黑豹兴奋的说道。  飞侠沉思了一会儿道:“莫不是山口组已经行动了?”  黑豹道:“正是,山口组的杀手昨天下午在天龙堂总部暗杀  刘满堂!”  飞侠皱了皱眉道:“狂妄的日本人!”  黑豹道:“虽然暗杀失败,但据说那杀手非常了得,一举毁  掉了刘满堂的四大保镖,最后还引爆随身炸药和银氏双雄同归于尽,  连刘满堂本人也被炸伤!”  “好,你去联系冰块和烈火,要他们这几天随时小心日本人的  动静,我和拳王去天龙堂一次”飞侠思考了片刻便有了对策。  “那我和老虎呢!”黑豹急着问。  飞侠笑了,拍了拍他的肩头道:“你真心急,你和老虎配合  雨魔,这几天要暗中保护好14K,和胜和的几位港九老大,你很忙呢!”  黑豹虽然不是很满意,但还是点点头:“好吧,可恨又得和  雨魔那小子打交道了”
这时,一轮金黄的太阳慢慢在海的远处浮现,只见无数道黄  光泛射在湛蓝的海面上,幻化成及其绚丽夺目的色彩!今天,将会是  个好天气!
成人幽默爆笑笑话-生肖
A:“小马头!以后就叫你这个了”  B:“为什么”
A:“因为明年是马年”  B:“不行!!难听!!而且照你的推论,如果是猪年,我就得叫……小猪头……?”
A :“嘿嘿,你应该庆幸明年不是猪年”  B:“哎,是呀……还好小乌龟没有排在生肖里……”
A:“……”
成人幽默爆笑笑话-生肖
A:“小马头!以后就叫你这个了”  B:“为什么”
A:“因为明年是马年”  B:“不行!!难听!!而且照你的推论,如果是猪年,我就得叫……小猪头……?”
A :“嘿嘿,你应该庆幸明年不是猪年”  B:“哎,是呀……还好小乌龟没有排在生肖里……”
A:“……”
幽默幽默爆笑笑话-西门庆致施耐庵的一封信
  在网上读完你的怨毒之作《水浒传》之后,我就委托黑白道上的兄弟以及私家 侦探社四处打探作者出处,费尽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了你。倒不是咱效 率不高,而是因为你的名气太小太小,区区一个乡村穷教师也敢出来乱 冒杂音,可见继续加大对舆论和出版业的管理多么有必要。给你三分颜 色,你就想开染坊了? 
你在《水浒传》中,用了三回共数万字写我。说我是手狠心黑的泼皮烂 仔。这一点我的律师已准备对你提出关于名誉权的起诉,想我西门大官 人,上通朝廷,下通匪盗,上管天,下管地,中间还要管空气,岂能成 泼皮牛二一类的角色?可恶! 
关于我与莲妹的姻缘,被你写得一塌糊涂,什么“王婆贪贿说风情”, 什么“交颈鸳鸯戏水”,试想,一个成功男人背后,有几个美丽的女人 算个屁事,你也敢拿来卖钱。你穷的过不去了可以来找我,我高兴了兴 许还能给你几万块,比你那一千字几十元的稿费强多了,省得你将我与 莲妹哀婉凄绝的爱情描写成奸夫淫妇偷情。我们为爱情作出的牺牲,你 敢说比梁山泊与祝英台、焦仲卿与刘兰芝、罗密欧与朱丽叶少么?你的 思想也太僵化保守了。另外,你在书中几次三番提到我们床上的那事, 我已委托我的律师对你侵犯我的隐私权提出了第二次起诉。 
另外,你偏居乡野书斋,偏听传闻,闹出诸如徒手打狗寻找打虎感觉之 类的笑话,表现在我这里,则是不作实地堪察,信口开河,想当然行事 ,以至于满书尽见硬伤,信手拈来即是:譬如在王婆婆楼上,郓哥叫来 武大郎捉奸,我冲出门时,明明是用左脚踢了武大一脚,却被你写成了 右脚;另外,更另人不可忍受的是,明明是那武大不经打,却被你写成 我太凶恶。想我西门大官人一生也踢过无数的老弱病残,没哪一个象武 大那么要死要活的!还有,我和金莲,杀武大郎明明用的是氰化钾,而 你却要硬写成砒霜。我送给何九的四十两银子被你写成了二十两,还有 二十两被你吃了回扣么?对这些失实之处,我已委托我的律师对你提出 第三轮起诉,你就等着瞧吧。
另外,我已组织了兰陵笑笑生为首的写作班子,加紧写《好人西门庆》 ,并以最快的速度买书号出书。并出钱请大导演把它搞成电影电视剧广 播剧,以消除你那本坏书的影响,并组织三百个评论家,买下六百个报 纸版面,将你彻底批垮批烂批臭。之后,再到有关部门,告你个煽动谋 反的罪名,将你逮捕法办,将出书的责任编辑充军到埃塞俄比亚,将出 你书的那帮出版社砸得比狗屎还烂。看谁那么不晓事,敢与我西门庆为 敌。 
当然,这一切都需要时间。在此之前,你最好别乱说乱动,不要狗急跳 墙上蹿下跳,更不要去找武松,否则,民事诉讼变成刑事诉讼,可就怪 不了我咧!
        西门庆
          驴年马月
鬼话幽默爆笑笑话-比年领
  甲乙丙三个人比年领。     甲:我那时侯还没有车。     乙:我那时侯还用马车。     丙:马是什么东西。
民间幽默爆笑笑话-马飞上天空去啦
国王问阿凡提:“很久以来,我就想飞上天去,周游周游,开开眼界。你有没有什么高  招妙法,帮助我达到目的?”  阿凡提说:“把您常骑的那匹枣红马给我,我骑上它到遥远的高山顶上去采一种药草  来。马吃上这种药草,就会长出翅膀。那时节,您骑上它,一切都会如愿以偿!不过,  往来得一年时间。”  国王立即赏给阿凡提一褡裢金银。阿凡提骑上国王的马,一溜烟似地回到了家中。立刻  把马杀了。  快满一年时,阿凡提来到皇宫。国王满脸堆笑地问道:“阿凡提,只差3天,就满一  年。你看我的马能不能长出翅膀来?”  阿凡提说:“陛下,您的马已经长出翅膀来啦!”  国王欢喜得从宝座上站起来,说:“那你今天为啥没给我带来?”  阿凡提假装难过地说:“我倒是带来啦,可是走到半路上,您的马拍打拍打翅膀,四蹄  腾空而起,飞上天啦!”
名人幽默爆笑笑话-冯玉祥
  冯玉样(1882--1948年)生平读书十分用功,他当士兵时,一有空就读书,有时竟彻夜不 眠。晚上读书,为了不影响他人睡觉,就找来个大木箱,开个口子,把头伸进去,借微 弱的灯光看书。 冯玉样担任旅长时,驻军湘南常德,规定每日早晨读英语2小时,学习时,关上大门, 门外悬一块牌子,上面写“冯玉样死了”, 拒绝外人进入。学习完毕, 门上字牌则换成“冯玉祥活了”。 冯玉祥对不遵守时间的人深恶痛绝。 1927年,因为汪精卫不守会议时间,开会经常缺席、迟到,冯玉样一怒之下,编成一副 对联送给了他: 一桌子点心,半桌子水果,哪知民间疾苦 两点钟开会,四点钟到齐,岂是革命精神 当年冯玉祥有个军事顾问叫乌斯马诺夫。他特别喜欢打听西北军的事情,还常常缠着冯 玉样问这问那。开始问一些西北军的一般情况,渐渐涉及行敌的人事安排。这天乌斯马 诺夫又向冯玉样问一些事,冯玉样不悦地说:“顾问先生,你知道在我们中国,‘顾问 ’两个宇当什么讲吗?” 乌斯马诺夫摇了摇头: “不知道。” 冯玉祥告诉他说:“顾者着也,问者问话也。顾问者,就是当我看着你,有话问你的时 候,你答复就是了。” 抗战时期,冯玉祥居住在重庆市郊的歌乐山,当地多为高级军政长官的住宅,普通老百 姓不敢担任保长,冯玉样遂自荐当了保长。 因他热心服务,颇得居民好评。 有一天,某部队一连士兵进驻该地,连长来找保长办官差,借用民房,借桌椅用具,因 不满意而横加指责。 冯玉样身穿蓝粗布裤褂,头上缠一块白布,这是四川农民的标准装束,他见连长发火, 便弯腰深深一鞠躬,道:“大人,辛苦了! 这个地方住了许多当官的,差事实在不好办,临时驻防,将就一点就是了。” 连长一听,大怒道:“要你来教训我!你这个保长架子可不小!” 冯玉样微笑回答:“不敢,我从前也当过兵,从来不愿打扰老百姓。” 连长问:“你还干过什么?” “排长、连长也干过,营长、 团长也干过。” 那位连长起立,略显客气地说:“你还干过什么?” 冯不慌不忙,仍然微笑说:“师长、军长也干过,还干过几天总司令。” 连长细看这个大块头,突然如梦初醒,双脚一并:“你是冯副委员长?部下该死,请副 委员长处分!” 冯玉祥再一鞠躬:“大人请坐!在军委会我是副委员长,在这里我是保长,理应侍侯大 人。”几句话说得这位连长诚惶诚恐无地自容,匆匆退出。
名人幽默爆笑笑话-马的即兴表演
德国演唱双栖明星昂扎曼恩(1753-1832年)在柏林剧院演出时,喜欢即兴发挥几  句,害得跟他搭档的演员无所适从。因此,导演让他不要再搞什么即兴创作。第二天夜场,  当他骑在马上出台时,马竟然在台上撒起尿来,引得观众捧腹大笑。  “你怎么忘了,”昂扎曼恩对马厉声喝道,“导演是不许我们即兴表演的。”
名人幽默爆笑笑话-诗人的反驳
前苏联诗人马雅可夫斯基(1893―1930年)15岁就参加了布尔什维  克,对党有深厚的感情,常常把“十月革命”亲切地抒写为“我的革命”。  有人刁难他,说什么:“你啊,在诗中常常写我、我、我,难道还称  得上是无产阶级集体主义的诗人吗?”  诗人幽默地反唇相讥:“向姑娘表白爱情的时候,你难道会说我们、我  们、我们爱你吗?”  有一次朗诵会上,马雅中夫斯基朗诵自己的新作之后,收到一张条  子,条子上说:“马雅可夫斯基,您说您是一个集体主义者,可是您的诗  里却总是‘我’、‘我’……这是为什么?”  马雅可夫斯基宣读了条子后答道:“尼古拉二世却不然,他讲话总  是‘我们’、‘我们’……难道你以为他倒是一个集体主义者吗?”
民间幽默爆笑笑话-马飞上天空去啦
国王问阿凡提:“很久以来,我就想飞上天去,周游周游,开开眼界。你有没有什么高  招妙法,帮助我达到目的?”  阿凡提说:“把您常骑的那匹枣红马给我,我骑上它到遥远的高山顶上去采一种药草  来。马吃上这种药草,就会长出翅膀。那时节,您骑上它,一切都会如愿以偿!不过,  往来得一年时间。”  国王立即赏给阿凡提一褡裢金银。阿凡提骑上国王的马,一溜烟似地回到了家中。立刻  把马杀了。  快满一年时,阿凡提来到皇宫。国王满脸堆笑地问道:“阿凡提,只差3天,就满一  年。你看我的马能不能长出翅膀来?”  阿凡提说:“陛下,您的马已经长出翅膀来啦!”  国王欢喜得从宝座上站起来,说:“那你今天为啥没给我带来?”  阿凡提假装难过地说:“我倒是带来啦,可是走到半路上,您的马拍打拍打翅膀,四蹄  腾空而起,飞上天啦!”
Copyright@http://www.kx551.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2007925号-3
Powered by kx551 Code © 2011-12 开心551